查看: 833|回复: 4
收起左侧

[帅哥文学] 《正太滋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8-10 20:45:29 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帅兔

×
「啊──不、不要了──」
2 X' A; r0 M) {8 r9 m  j1 B" p
, r! V  _6 o( h7 I  祐音全身光裸的被一条条又粗又滑软的树藤,以著淫秽的姿势抬在半空中,在这个无人的树林中没有人能操控这些树藤……他们就像是有意识的生物,兹意地玩弄迷路的祐音。( S+ Y) f. V# z! w3 y0 g@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d0 X: v4 P# G9 }! C; K! c+ w  呜…哥哥你在哪裡?小音好怕喔…都是小音不乖、不听话偷偷跟你来这裡……3 q. a, d; a!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u6 q( A; N; v3 `  哥哥……呜呜──4 V2 l; L* a0 f% u@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3 p  J8 _# k$ @  K. t2 i@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可怜地祐音…双腿被树藤缠绕的紧紧,更被它们强力地拉的大开。双手同样被许多藤蔓缠绕著无法动弹,只能伸在头顶上失去作用。* h; s5 F5 F  X' o3 I' Y@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 \: [7 t, t7 f$ C2 M@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而祐音流著泪水的可爱稚嫩脸庞,被一条条分泌出滑腻液体的藤蔓,舔划地湿润无一倖免之处。小巧地粉唇更不时被藤蔓入侵,划著他细緻的口腔…揪著他红艳地小舌拉扯交缠著,藤蔓滑腻的液体和他的唾液混在一起,分不清流下他同样缠上藤蔓的颈部。
! W4 p5 a$ ~/ D
7 y- f2 B3 p( T- `6 T9 `  粉色的小点也被舔上透明色的液体,看起来很是诱人……小点被一阵又一阵湿滑藤蔓的色情舔弄,有时还被藤蔓顽皮地勾弄著……惹的祐音难耐地扭动身体想躲开它们的玩弄,可是……饱受怜爱的小点,还是难掩兴奋地挺立著。+ f0 B) M" v$ Q@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e' E5 r' M# x% `. p; q@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双腿中间的稚幼青芽更是倍受疼爱,未成熟地青芽被数根藤蔓缠绕住…..表皮滑溜的藤蔓捲在那敏感青芽上头,慢慢地缩紧…放鬆…戳揉著…还有更多藤蔓用著湿滑尖端不时地来来回回地舔弄著细緻地外皮……。& C' e* b  Q8 T2 A/ v/ Z& p@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f  ?) F3 N- j8 F@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青芽不断地颤抖著……晶莹地黏液没有休止的从顶端开口流出,一根邪恶的藤蔓缓缓地…从青芽根部沿著滴落的黏液滑上娇红的先端,藤蔓细长的尾端…试探性地戳刺著娇红尖端的裂口,引的青芽颤抖著…更分泌许多黏液。
5 o3 c0 M! `. A , E# R4 F  n6 k. Y, G2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爱抚著祐音小小身体的藤蔓,令他嚐到前所未有的麻醉感…8岁的他不懂自制地自然娇吟著…扭动著身体像是要求更多爱抚!/ w' t+ S$ L( I/ y8 c4 a@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6 S1 o  M: _6 ]3 k  年幼的他根本不知道这是什麼一回事…全身只是跟著单纯的感觉走。. \  L* {/ }# n4 y% E@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D- Q# c, C, k% w+ g4 z@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啊!不、不─好痛──好痛啊!不要……」
5 R0 f# q3 }- h0 @! x0 H6 a' q, u; O ) @: z7 M  |; }9 ?! e@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突然地…游移在小口上的藤蔓…刺进小小的开口中!下身的激痛让他僵硬的弓起身子,祐音痛的哭出满框的泪水……# A1 `/ Q/ @  E8 k( D@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a7 Q8 d, n+ O; m2 L@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他是害怕却不知恶梦何时结束。! ^' d/ X6 H0 `4 t. j1 J# T@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t: @, [) X9 v$ J: p' c' }2 e  开口被那一根细长的藤蔓无情地深入…潜进其中填满整个小口,小口没有出入的位置能让泉湧的慾望液体解放出来……细端旋转深入小口下的空间,小小地细管被一吋一吋撑大…撑大……: e; {+ T6 n5 G4 n@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s, f8 F  n2 e4 S! {  「不要!小音….好痛!好痛──呜呜呜──」祐音哭求著不要…可是小管中的藤蔓仍是向前进……2 P5 g; r) T: W4 U@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o5 g! k/ T! w+ _9 G/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只是恶梦还是会继续下去──" S, q* q1 ?  o@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 _- Z3 B7 S  M0 o( ?$ q3 o@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更多的藤蔓向祐音而来…它们一致地迈向青芽下方的粉色的禁地。
% m4 ]7 h/ _! O& N2 B
" \1 u. x( P/ n8 B1 E  两根藤蔓有默契地左右扳开祐音肉肉地小臀瓣,让他未成熟的小小粉色口露在空气裡…有些害羞地自然开合著想躲起来…却无处躲藏。! w6 S3 _3 j- Y7 g; z+ x% o; d@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7 `+ O0 r4 D" U$ T, [% T@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其他的藤蔓也接近嫩…将它们不断分泌滴出的液体沾上粉嫩的小上,轻轻地沾舔著…抚触著……如羽毛般地触碰,更让嫩刺激地不断开合著…像是在邀请。2 D& r: @( e' W/ _@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l% E" K" }! G9 s" b/ R@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嗯…小音不要这样……好痒…走开呜呜──」青芽上的疼痛一下子便被下方的热痒感一扫而空,祐音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
$ s7 Z* d+ z8 W
, r) N8 H) k( n  全身热热地…他觉得嘘嘘的地方好疼…可是却涨涨地烫烫地…想尿尿,而且…奇怪地东西在他嘘嘘的地方裡面…让他痛却…不是很讨厌……
* {5 N& D3 ~1 [9 g0 _+ W
4 z& w( V' s6 i1 u  ~  r  「啊──不要、不要……呜呜!」
" V. ~. ^. \% E. O& h. a( ^
. L' t4 J' v" _/ a  在祐音好不容易习惯嫩被舔划的感觉时…藤蔓竟强硬地闯进中!藤蔓的表面虽然滑润不至於伤到脆弱的壁,可是粗大的体积一下子塞进紧绷的中…无情撑裂嫩。激痛的热令祐音尖叫大哭起来。
2 q8 S5 x7 K3 Z/ U2 a/ Y 2 g1 ?: m& G+ h' d  J1 G@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呜呜──好痛!走开─走开─啊啊!」- ^  S' f6 ?# W@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1 \1 P2 K0 i4 z% ?* k7 P@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藤蔓蛮横地继续前进中…慢慢地深入撑开窄小的壁,固定住粉臀两边的藤蔓,同时间配合地将粉臀分的更开…分开直到嫩中的藤蔓顺利滑进最深处,然後开始抽插著。青芽上的藤蔓搓揉著敏感的肌肤…刺入裂口裡的细藤同著嫩裡的藤蔓…一起动。
/ U: ?* q- O, B! z5 w5 J6 Z, g2 L( j 9 B+ U, i+ M' f6 _" Z- C2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小被磨擦的发烫也发散著祐音没有体会过地快意,藤蔓不停的持续抽出插入的动作,更不时蠕动寻找著嫩中的小凸点。口被撑裂所流出的血液和著藤蔓不停分泌的黏液,充满在整个间,随著藤蔓的抽插流出嫩外……流下他被抬在空中的身躯。
- A3 y, Y, Q/ t! v1 U , j; S- m8 B% x9 }* I@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他嘴内的藤蔓纠著他的小舌,发出极为淫乱的湿润声,而祐音已是无力合上双唇。缠上他颈间的藤蔓则舔玩著他的小耳珠,湿黏地画著他的耳窝。胸上的小红点受到下身不断的刺激,直直挺立了!让更多有意识的藤蔓来回拨弄著顶点,让小红点兴奋不止。8 b6 L9 d2 `& ~" d$ O' N$ m7 v@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2 {4 t5 O4 O7 a" o" a3 A/ _) g" Q( W2 e@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啊嗯──嗯呜…呜……」全身敏感点皆受到藤蔓激烈的爱抚,让祐音不知从何开始自哭喊的状态,变成意识昏迷的呜咽模样。
) Y! I6 U8 ?$ ]% N5 F. q. z- c ( T  }# @. z( @) d5 O!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他半睁著哭红的双眼,泪水不停的滴落…细细地啜泣著。下方的剧烈刺激让他扭动著被托空的身躯,然而这只是引来藤蔓给予他更多的抚慰。
+ T3 }6 @# S7 X6 L' ~; ~8 Y
( T! M! O- H0 v6 V  可是…不知为何祐音仍是想这麼做……
! r. i% q1 @: {+ D0 O& i : E* M' Q; B! t- G@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呜…小、小音…想、想……」他好想…好想嘘嘘喔!鸟鸟已经饱饱地好久好久了。呜呜……好难过喔……人家要嘘嘘……" l+ q2 c2 W+ v6 G7 q@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5 m& b& y! y$ X- k4 p# r" X@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祐音开始挣扎著双手想脱困藤蔓的固定,然後去抽出他下方的细藤.。可是…力气小小的祐音根本没办法挣困…
8 [; t* [4 Q' ]' p5 P8 ?
; y+ M) @0 y! l2 M: W. z  而青芽想解放的感觉越来越多…催促著祐音,祐音更是难受…扭动的更厉害!使得被藤蔓塞的满满地嫩也受到影响,竟然开始吸附著侵入的物体,增加更多快意!0 F3 {' W: U- G$ c' e@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p/ h" E- v$ I@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啊嗯──放、放开小音…呜呜──嘘嘘……」祐音受不了一直在他小管中抽动的物体了!他只想解放!
: _7 Y1 t3 ?4 k+ A1 Y" F / d% L& b5 u9 d- _2 E* N@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我不是说过…别对小音下手吗?」
/ \7 i( F7 Z' s; e0 Y, J" L5 v
7 n# {. o1 F. q' R" O  祐音的哥哥──祐真。竟出现在正被藤蔓侵犯的祐音下方!8 O9 Z7 [: z; i/ ]1 j@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5 k4 i, V0 W: w& L! G& V9 t" p  「哥哥…救救小音呜呜──小音好难受喔……」终於见到了他的哥哥,祐音崩溃的哭了出来,他用尽力气挣开手上的固定,双手伸向他的哥哥向他求救。急著求救的他,根本听不懂祐真说的话。
$ V+ P' L% c6 g3 q1 \& x
# u2 e7 g8 G; `- A3 F. ~- j4 ~( [1 I  「求你放开小音吧……」祐真无奈地对著空中说道。) L# W5 `) Q4 _& b8 y9 M@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O. \: k* m' ~# m6 w@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而…原本玩弄著祐音身躯的藤蔓,除了固定住祐音、青芽和嫩中的之外,其餘部分开始往祐真的方向伸去…" Z: ]# ^% w3 l4 \. i@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6 z$ M) q- W  N5 Z' a) z@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它们像是遇见主人的宠物般…纷纷对著祐真撒娇,将分泌出的液体舔在祐音有著介於少女、少年气质的脸庞上。
. O" V6 B( ?! X1 I; v( ~
  x5 e3 R- z. q, r, I* ?  「小音他还小…什麼都不懂,何况你都有我了…这样不行吗?」祐真俏艳细緻的脸蛋顺著藤蔓的抚触,自动地跟随著动作做出磨蹭的动作,让他像隻小猫般可爱。
+ h( P* P# s6 Z1 x, V
. z: M; P! @$ A  『呵呵…我只是想嚐嚐他和你的味道是不是一样甜啊……』7 C. W/ ]  N6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V8 l* a" h: Z- \0 H7 q6 p  「喔…那嚐过後觉得如何?」祐真不甚在意的说著。唉……早就知道他会这麼说,才会要他别对祐音下手,可惜…还是没用。" ~, i4 v$ B: L4 i" G@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9 ~5 P$ J, K7 M, h* s7 r5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他轻轻地看了一眼仍被玩弄地想解放的祐音,发现到自己的下身突然地涨大起来。% ]- ]6 \( Y* a3 l1 e  I@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9 ~& a& h4 I1 Q- U  y9 j: h  S  『你说呢?其实你也想嚐嚐看他的味道不是吗?』8 O' I3 f  |) u0 \8 e3 i* G* e2 Y@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7 S3 M: d! _- T: _* A& l@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藤蔓为了证明他的话…一边窜入祐真包著略为成熟的青芽的长裤中,慢慢地捉弄涨大发烫的青芽,一边将祐真的衣服脱去。+ k( y6 F% h: c8 W* J@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q! ]0 o$ E& n% P  「啊…别、别碰…嗯……」$ T8 c5 d3 j, u. H@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m4 q; u0 W$ A9 c( P+ z0 b@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祐真难耐地娇吟出声,看著眼前双脚大开、模样淫乱的祐音,一股热流又急速的冲下他的跨间。而再看到藤蔓故意将祐音那被塞满多根藤蔓的湿润嫩,转到他眼前,让他一览无遗时…他那正受摩擦的青芽在那一瞬间解放了。  d0 Q$ M2 P/ O( O* u, U( Y9 J. x@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8 C! G: M" z9 H$ B% ?  『你看吧…其实你也很想嚐嚐你的弟弟…来…』
; y; |+ S& M$ O7 Z: {: f
# }" B/ [5 z7 M  L7 h  在半空中的祐音被藤蔓抬到了他哥哥的面前,这中间祐音的嫩好几次都在抬动中被裡面的藤蔓摩擦到壁,令他难耐的呻吟出声。
. f8 C5 {4 }4 b' t- C5 O. z
, X9 P/ D2 N2 b" S& W: U' v+ Y  「啊──哥哥…小音好难受…好难受喔…哥哥救救小音……」
, T8 ?7 A9 k# [( P1 y9 I
- u& R! g8 M. ?; C  u5 i  被带到哥哥面前的祐音不停的求救著,哭的满框泪水的他,看不清祐真同样被许多藤蔓纠缠,他单纯的只想要祐真救他。2 k- g7 u- D9 l@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7 k0 i9 u$ Z- V7 R8 c@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看…他多依赖你呢!你说的话…他一定会听的,哪怕是要他张开腿接受你的这儿…』8 P0 v# _, s% n: o: e8 k@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8 ?8 F/ y( _9 c. J5 C, Q$ g  藤蔓戏暱地把玩祐真被缠弄的青芽,将以发洩过的他又弄涨了不少…沾满他自己湿液的开口又慢慢滴落著茎液。* Y+ C1 o8 |7 d2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x( V1 E4 k$ Z% f7 b( G  「嗯…你…啊嗯……」说到头来…你不就是想要吃了我们兄弟,胃口真大。祐真想说些话反夺他,可是…身下的刺激让他话不成句。
# E+ D: ?9 Y  t( e; E3 s! Q8 h
: _) t& J" V3 F' ~3 M  现在的祐真全身衣著都被藤蔓扒的精光,跟祐音一样同样被许多藤蔓缠绕著,只是他不同於祐音般被动,全身是妖艳熟练般地对著在他身上的藤蔓绽放。8 K1 M8 f, b! d5 w@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g) Z$ c, @2 u7 h4 l6 ?5 \/ G@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祐真将姿势由站换成曲腿坐在绿地上,然後伸出双手示意著藤蔓,将已经哭到虚脱神智迷濛的祐音送到他的怀裡,让他双腿大开地分跨坐在他曲起的大腿上头,然後把缠在祐音身上的藤蔓拨开了些许,可是…祐真就是不将塞在他青芽裡的细藤拔出,也不动嫩中的藤蔓,而他帮祐音调好坐在他腿上的姿势,刚好让藤蔓更方便动作。7 V; L3 V. \/ H- v- \! a+ G@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K6 ^+ i) ?! J4 J0 D+ ]  「哥哥……小音怕怕…我要回家……」将头埋在他胸膛上气若悬丝说著话的祐音,没有看见他正依赖的人…根本就不是打从心底要救他的。
! y) ^& d3 N  S$ \ ; H* l2 m; a$ y- y3 a@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既然…你想看…那我就好好的疼小音给你瞧吧!」祐真淡笑如是说著,看著俯倒在他怀裡模样诱人的弟弟,他眼中既跳动著火热的慾望。$ k& ]% v# p5 j1 ^4 S5 S$ e,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2 ]4 G# C3 n: D0 M2 m9 l  j& n  『喔──那太好了!我就快要变成人型…但还需要一些你们的美味液体,不如…你就帮我取好了。』
! @) b+ S! Y4 h' \
8 c3 @  X( c" n  「人型…你快成功了吗?」一听见他的话,祐真是掩不了兴奋的说话,看的出他对这件事…极为关心!!
" N+ T4 ^; G2 G" a) X# i) {
7 N/ i$ `  e' a  啊……就快了吗?他终於等到了!: _" D5 \1 ?5 s, C, t@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L( o6 U% D( N$ f  『对!可是…若有你和你弟弟一起的话…日子就不远了!』0 f- z4 }! Q) `. M@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o: G9 J3 l4 _- S  V: n@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呵──别忘了他可是我弟弟,一嚐过这种快感…就会意犹未尽的!」
! k( L3 O" `6 L2 t5 o" x2 h ' C% `3 e: U/ d6 f! N; x( E7 X@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现在的祐音就跟当初误闯进来的他一样……被这淫秽的藤蔓玩弄,可是…那美妙的快意让起先哭喊不停的他…在事後难以忘怀。7 w7 m+ \3 H( J$ G@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5 @. C1 s! m% V8 X0 n" \5 o@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那从脊椎下方窜起的酥麻感…不温柔地被肆意玩弄的痛快……让他想一嚐再嚐!8 {' x/ ^% x4 u$ V" S8 o0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1 S& u& A+ g8 `/ e* V@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而…祐音是他的亲弟弟…骨子裡也都是一般的Y·D啊!
2 S+ G5 i3 u9 {+ N* z
6 S9 A1 Y4 r$ V) @% s3 ~  用手指刻划著与自己相似七、八分的稚嫩脸蛋,祐真如此沉醉地想著。/ W6 r4 @. l% ^6 E3 ?! C- H+ a@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K: |' I$ p. j6 E  『那…你们就快吧!我可等不及了呵呵……』3 H/ _$ e2 z8 A@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r& z" s/ K* f$ d. [  缠在他们兄弟上的藤蔓,著急的蠕动起来……, \4 H* j2 G' O8 x5 n* a@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M( c! i: x# \. \3 M4 O@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小音…醒一醒!我是哥哥……」没有理会藤蔓的话,祐真那细长的手指下滑到他怀中小小单薄的身躯上…擒住了上头已被垂爱过挺立肿涨的小红点。一面摇醒哭累而显得有些睏意的祐音。
( O9 q3 p* \" `
7 o7 B4 [5 d, v: r: B  「哥哥……」祐音无意识的咕噥著,在他全身上下承受了藤蔓不间断的玩弄後…早已失去反抗的力气了,只能像个娃娃任藤蔓随意褻玩。他也只记得抱著自己的是他的哥哥…至於身旁週遭的动静他也不知所以……  F# ]0 w( I# N4 o- |3 [/ f( ]5 e@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k4 C+ L' {* r  「乖……跟哥哥一起玩好玩的遊戏!」
- c# Q% N0 K+ j# G( l6 F  \/ X
" ~7 P3 r+ g+ F2 b# e- P* [1 I  「遊…遊戏……」祐音气若游丝的说著…哭累的有些睡意的他反应不免迟钝,他丝毫没有发觉…自己胸前的小红点正被他所信赖的哥哥…搓揉著。7 w( i1 _( S, s) K( {( G" I/ b. {" a@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l% e6 g( C) @# o( a( S  「对……你会喜欢的…」妖艳的轻轻一笑,祐真俯下他的双唇,贴上下方红润诱人的小唇上。, U- ^( ]$ {% N@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R8 M4 t, v% \" t1 S@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他含住柔软的小唇霸道的吸吮著,滑溜的小舌趁机侵入那小小的嘴中,沿著那小巧的牙床环划舔弄著。说不上轻盈的动作…将祐音原本有些昏昏的脑袋,吓醒了不少……
* l2 K) L4 _# l, h: ?/ s 7 ]9 J4 N% X4 L5 i4 M7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唔!」哥哥的舌舌怎麼跑进来了……好像在帮他刷牙,他快不能呼吸了!!祐音推著他的胸膛,想要离开他的怀抱……9 Q; c% X8 H; l" {4 I# ~' Y% t@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2 b; F2 w9 u- S& }! J# c@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可是…他的力气从开始到现在皆没有任何的用处,他这麼一挣扎…反而引来不少本已离开的藤蔓,又开始向他而来。4 h; A9 ~3 g; c" y& m@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6 A: L3 O0 t3 a$ ~( c# J( M@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藤蔓似乎和祐真达成共识,在他双手放开怀中的祐音後……藤蔓随即代替了他的位置,将祐音挣扎的双手固定住,並将他跨在祐真腰间的双脚,大力分开!让饱受折磨的青芽和塞满藤蔓的嫩,一滴不漏的展现在祐真的眼前。
+ n/ x0 B# F! m1 o  @4 F
. e& x8 q. i4 G; w' P  放开了被吻红的小唇,祐真炙人的双唇滑下了柔嫩的胸口,在上面啄出一个个紫印,他空出来的双手,一边揉捏著上方的小红点,一边滑下祐音没有防备的跨间。
" T  t; x3 {! X( m 6 S. f4 F! J; [, E4 D@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嗯啊……哥哥…嗯──」这是哥哥说的好玩的遊戏吗?祐音半开著泪水迷濛的小杏眼,看著下方吻他的亲人……7 f4 N7 K0 F" c!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h8 Q1 s* \8 J/ m; A8 W  Z+ T5 g@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好玩的遊戏……为什麼和刚才那绿绿的东西对他做的一模一样呢?只是…哥哥很温柔…而且不讨厌……1 J* h3 {" i1 A7 o@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5 O, I& @3 K5 Q" p5 n  「啊!哥、哥哥!好痛啊──」
; H& r" R1 y4 {  ]/ ^% L! V , m# R5 L/ `8 |+ }, Y@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祐真没有预警的将刺入青芽口内的细藤缓缓拔起,让原本已经习惯异物存在的芽管激痛了起来。3 E6 w" P) ~$ w1 f9 z7 u@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j+ l6 A) J7 z& B2 h0 R- C  祐音害怕的开始哭喊著…他想扭动身体来躲避,可是却是将仍在嫩中的数根藤蔓含的更进去……: Z* x  L* l/ c+ ](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4 D/ e% u2 l8 w. m@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乖…等一下就没事了!乖乖听哥哥的话……」5 U- p0 P0 [4 F* J2 H@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7 g, f9 l$ N& I@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祐真安慰的话一说出,祐音发红的小身体便慢慢地停止扭动,是颤抖著让他抽出细藤。
/ Z, N! F( K  W- m
, ]  c0 q6 v$ H$ q0 l: J& |  因为哥哥是他最喜欢的人…哥哥对他最好了…他没有欺负过他……所以…哥哥的话他会听话的。
' F, h, s# r  B7 O; [ 7 p# q' [& O+ O% n6 ^1 p5 W@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在祐音的身躯不自觉抽蓄了一下後…细藤已被祐真抽离他的身体,留下的是…不断发热发涨、受尽折磨通红的青芽。5 A1 }9 R/ c1 n! T@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p' N  x% ^6 a7 I  「小音,现在你觉得如何?舒服吗?」说话的时候…祐真俯下双唇用他丰厚的唇瓣,含咬住那怜人青芽上一处红热的肌肤,粉色的小小青芽就这麼颤抖了一下。6 t+ x% B' z$ |/ j& X@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T3 t6 g: p# y  c6 \5 Y& F  祐音的身体也不禁弓了起来,泪落下的更多。「我、我讨厌哥哥……哥哥骗人!小音讨厌这样!」哥哥骗他!哥哥说会舒服,可是…还是好痛!鸟鸟又变的好大…好想嘘嘘……不舒服……: c/ g' }9 `4 X@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2 p0 X2 ]8 [( v' O  「呜呜─我要回家──妈咪──」不知所措的祐音,大哭了起来……! U/ w) Q+ u$ W4 Z2 P/ _) W; x7 m& B@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4 x! B# j5 J5 p" {% y/ h  「小音?」祐真抬起头讶异他为何会突然大哭,「小音怎麼哭了?不舒服吗?」奇怪…他对他做的..皆是自己认为最舒服的事啊!造理说他应该会和他一样感到快感的…怎麼会反而哭了呢?看著正大哭著的弟弟,祐真皱紧了双眉想不出原因。
& F+ r. n& I) T+ R' T
& u& @. v) D1 U  X# f/ K: _  『呵呵…你太嫩了!凭现在的你想讨好一个人……还太早呢!』3 n: Y6 v' r/ v4 y5 Q0 D& p@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r2 C7 L( }0 o- a  藤蔓嗤嗤的嘲笑著祐真,一面发动更多藤蔓袭向交缠的两人。" v8 t  i* h7 ?; j@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9 H# H6 D2 Y  M. A@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我、我可以的,你别动手……啊──」/ k4 ?4 u8 E% l4 h@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i6 }" {$ s, |$ d  藤蔓快速的缠上没有准备的两人,绕上了他们细瘦的身体,稍微的将他们分开些,然後支起因害怕而哭的更厉害的祐音,将他大开的双脚抬高,恢复先前仰躺在半空的姿势,让他的嫩就这样完全地对著同样被抬上了半空的祐真眼前。
) f0 x( n. D4 u) x
# P# c& h; l- ?* `; f& J  和祐音一样全身裸露曝在空气下的祐真,不甘願的让数根藤蔓游移他的胸口、下身,他只将注意力集中在他眼前美丽绽放的嫩上,突然──多根粗大的藤蔓猛地贯穿他没有润泽的後中。+ R: E% t8 T# G/ {1 Y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m/ k7 N+ i' v. h, z9 V# }( T@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不、不要……哈啊──」好深!不…不行了!祐真被一下子就滑进中深处的藤蔓,一根根没有规律的交换插入抽出的刺激,弄得哼吟不断。
+ O3 c+ m! l; p* c
) D. c* T- P/ @  t  口中虽说著不要…可是他的身子却自动的跟著不停扭动著,让藤蔓戳的更深进去。' f% }: q+ j7 `4 d! D@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6 Q2 T* h' Z* @- A* h9 G- Q  V  「哥…哥……」听见了哥哥像是快乐似的叫声,原本哭泣中的祐音好奇的看向祐真,却马上被已是慾火征服全身、正努力摆动腰枝、姿势像极一隻被交欢趴著的动物的亲哥哥,骇的瞪大杏眼。3 w5 o" B2 _  s' \& u6 B@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Z% v" w3 p$ r8 P  哥哥怎麼了?为什麼他一直喊、还哭了出来呢?是因为被绿绿的东西欺负的好痛吗?可是为什麼他却握著他屁屁上绿绿的东西,一直往自己的屁屁塞不让它走…
! b  |0 k$ ]  `8 s. Z7 Z: B 7 n" g; R7 I0 s/ w: l' n1 E@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而且哥哥虽然在哭…可是为什麼嘴裡还一直说:「好舒服!」好奇怪喔……
( }$ g8 l3 U$ ?/ }; |; l; ?7 F
! X" ]) m) [6 ], t) T( P2 h+ R) a% W  T  一直瞪著祐真摇动的下半身,什麼都不懂的祐音就快想破脑袋了,也忘了自己下方同样刺著许多藤蔓。' S$ Q- o7 w" O) W@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9 _- B9 u8 P+ p3 y' P& J% s8 u  「小…小音……想跟哥哥一样舒服吗?」祐真伸出双手将眼前小小的身体环在怀中,後方狂烈的戳刺让他动作有些缓慢。
" D$ r7 @, l& ? " ^8 |3 \- o/ J2 a3 _( L1 q@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舒…舒服?刚刚哥哥也是说要让他舒服的…可是…哥哥骗人!一点也不舒服!好痛好痛的……不过……为什麼哥哥他却好舒服……嗯……2 {) J- Z/ m# B% W. B' u@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n3 j8 ^* w2 X: t. E1 z"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这次不会了…小音要吗?你看哥哥好快乐的……」
- c' G9 }& }+ c. V, J  M
2 a" }2 V" r! F( Q2 E. \$ B  看的出祐音的犹豫,祐真向他保证著,並将祐音的小手掌拉到自己原本已发洩过却又涨大挺立的青芽,他的手盖著祐音的小手,教著祐音抚慰自己。" \! D1 C+ d8 z) s% X/ ]/ d@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M* W& [* n3 g#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啊!哥哥…你──」祐音想抽回手却没有办法。哥哥…的鸟鸟怎麼……怎麼…生病了吗?" a$ k# @+ y& H@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3 v5 ^; L) l  S+ D4 C@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小音摸啊…哥哥很舒服的……要不要哥哥也让你舒服呢?」後被粗大的藤蔓深入穿刺已让祐真是高潮不断,现在加上了弟弟的手抚摸著他的青芽,祐真觉得自己快不行了…
; d. g4 A& u: j1 U 5 w, C. x: G! d  s6 o: u- {! {0 L@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只是……他更想进入弟弟的小中解放。' `! G' c; E3 Z@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F; u  ~0 X+ o& I6 q( g; w* \7 z  舒…舒服?歪头想了一会儿,他怯怯地点了下头说:「嗯…我在相信哥哥一次!哥哥不在骗小音喔。」  T2 i. o" s: J, i# ]) g@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w2 [4 c' o3 m2 N3 s@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当然……哥哥最喜欢小音了!我会让小音跟哥哥一样舒服的。」
! j2 O% C( L4 K$ A) S* V9 { 0 y! U  J$ ^" L& Z@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得到了祐音的答应,他迫不及待地俯上他小小的身子,让他们身上的藤蔓将他们缠在一起。
0 I4 f! C  k. _0 i6 a5 W 1 ^. t( ^* z+ T2 \( A9 m: E$ I: R@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在半空中的姿势没有影响到祐真急切的动作,反到让他更方便点燃祐音身上的慾火。
/ z1 [  r2 m$ W( r6 g0 C$ d ! u( k) @+ z) |1 S, z@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他低头含住祐音挺立的小小粉点,另一边粉点则用手指拉扯柔捏著,而他另一手离开了放在他跨间的小手,让祐音自动的帮他抚慰。
$ c: r1 ^( ]4 J6 M3 R
2 N4 t% f9 p9 t3 p9 |: `9 r' n; [  空出来的大手握住了祐音红肿的青芽,突来的刺激令祐音惊讶的叫了一声,当那隻手缓缓地戳揉著时……祐音却不自觉的轻轻哼吟了起来。3 M. P5 R$ O; W0 Q@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j5 v  J6 c1 \' [* v. D  「嗯啊……哥哥…啊……」好热…为什麼他的身体好热?炙人的抚摸让祐音迷濛了双眼,微红染上他小小的身体,他舒服的承受著信任的哥哥在他身上滋意抚弄。
- r/ b( p0 ?9 i( u8 i$ l+ E7 ~ 4 l* u! i# t5 \! T4 Y7 _  j@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舒服…哥哥真的没有骗他……「啊!哥、哥哥…小音想…想要……」被套弄的青芽不断地涨大,内部积满了许多从一开始就想解放的慾望。
7 @' Q/ D" i+ C* A. a & i1 Y- m) `6 ?5 E7 p9 I. v@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小音好想嘘嘘…快要爆炸了……, R* V0 d' t4 T4 w@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9 N% |( k$ N( h5 u) @; D) z@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没关係的…小音。不用忍…出来给哥哥看呀……」将唇滑落在抖动不停的青芽上,祐真伸出红艳的舌,从青芽的根部往上舔到红肿出液的开端,並勾划著开口周围。- d5 J4 I3 i! u# |# A)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 J" N$ B0 y* w- M  「啊──」被他的手和舌一挑弄,祐音难耐高潮,弓著身体将初次的慾望结晶激射出来。同时…嫩也因高潮夹紧了许久没有任何动静的藤蔓。/ |& D( f$ b7 M! A; F@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8 s  Q$ L  c1 S8 p- _: H@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哥、哥哥…对…对不起……小音将…将…」好丢脸喔!他怎麼…怎麼嘘嘘在哥哥的身上……
( e4 @- s3 {, X
. r& n/ `7 ]+ _# o/ S  「没关係…小音的初精…好甜的!」祐真用著红舌舔了舔青芽上流下的液体,然後用嘴将疲软的青芽整个含住,小巧的青芽被完全含进温热的嘴中,流出的液体全被含入了其中。
; e$ {2 q: v* y6 v+ L
. i. ^7 z  q% ]  「可…可是……啊……」他快说不出话了。下身被含著的温热感觉,让祐音不禁舒服的放鬆身体。
* y3 F# ]/ v- v8 o, j  E
% k. G  s9 K! q9 }- J  R+ ~  「嘘…从现在开始…小音要舒服了喔!」祐真一边说一边将祐音的下身贴上了自己的下身,双手捏住了红肿小点。0 L- K' P" p# c2 P. Y) H@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 |  I" `- z; z4 I  「啊……哥哥……」祐真的动作扯开了嫩中的藤蔓,让壁一阵刺激,这一切和胸口的刺激感让祐音对他哥哥的话…有些期待。  i  v8 h. q; O+ \2 f@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j# `! P/ e, T% f. \; r# `0 E$ R@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祐真将被弟弟抚慰地挺立的肿大青芽,抵在那插满藤蔓的嫩前。先前已被玩弄的湿润柔软的嫩让祐真迫不及待的想闯进去。
3 Z; P  b; G+ W4 m
* B: R- D  q$ Q% b; x( j  「不管如何…小音都不可以不要喔!」忍著跨间想解放的叫嚣,祐真微笑地轻声说道。. K6 V. \) j' s: I' z+ O@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y( p0 J1 a, T8 X@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祐音听话的点了下头後……下体马上被坚硬的东西刺穿!!: R. r# M9 d6 k) T* \4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y  j" d: @) n- |% v2 u: D@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啊啊──好痛─小音不──唔!!」1 ~3 q: c9 K! W6 T2 J% I* Y, p@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0 B2 D0 O, l! ^& [: T, |; Q: W@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嫩被贯穿的激痛,让祐音又哭喊出来,只是哭音皆被祐真贴上的唇封住。
4 I5 y- N, @8 Y8 Z( m2 W
: ]/ r' J  f' A; L  不要!不要了……好痛!被撑开地更大的小,再一次撕裂流出鲜红的液体。祐音痛得想自己移动身体想将嫩拔离藤蔓和涨大的青芽,没想到却是将它们往深处含。
% o( g. W: N; D* H 5 t7 i& P6 h$ A. [6 f' V. c8 L@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他拼命摇动小脑袋,挣扎的想脱离祐真的热吻,可是…被封住的小嘴已开始洩漏出小小声的呜嚶,渐渐地下方的嫩不在令他痛的要死,反而传上了一阵阵麻意…而小中的藤蔓也开始跟著祐真刺入的律动,一起抽插著。
  u) v, U1 Y9 L+ b" ], n 0 ?& d* l2 w3 U2 d@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祐音的双手下意识地环上祐真的肩头,跨在他腰间的大腿因为刺激不禁夹紧著,他们热情的交缠在一起,舒服的即将达到极限。& D" E" w# v# Q8 N; r@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u2 Y) q3 [3 Z% G5 S$ g  「小音…你舒服吗?」祐真感觉到怀中身躯明显的柔软了不少,便放开封住小嘴的双唇,转移到小巧的耳朵边…诱惑问道。* X# A! |' z  M# a5 Q@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9 @, d2 D& q  「啊─嗯啊──小…小音…不知道……啊!」
( {" X8 W: I9 l
5 P/ e# v5 h( Q0 b; l  他不知道…全身热热的,哥哥戳他嗯嗯的地方时…就变的更热……/ O0 G" \3 A; }- f1 M0 i@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_: K! d" E2 f: G5 s@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不知道…小音不懂……可是……他不想哥哥走掉……闔上哭肿的小杏眼,祐音想破了只有8年经验的小脑袋……也想不出所以然来。
# s) K( D, g1 M( Z* o& z- t& Y
# y4 [5 ?0 N" |  突然地…他们週遭的藤蔓加入了激情的两人。1 w* M9 P. d- E9 r4 s; m& a  X@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G% N( G) |* R) R5 C# d2 L9 ~' Q9 D/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呵呵……舒服吗?我会让你们更舒服的!!』1 V4 a6 G7 x+ z( }3 W* o8 s/ Y@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7 i  ]' p/ o1 Q7 r/ J$ u  首先…藤蔓抚上他们两人挺立的红点,藤蔓的尖端勾舔著挺立立的乳首,在他们身上製造更多慾火。
+ Z5 ~  W2 N4 v  D / o" G& j4 A9 ?  j; Y7 C@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在祐真後中的藤蔓一条一条的交叉抽插著,使的口激动地开合不停,流出许多藤蔓自身溢出的液体。在祐真将青芽顶进祐音时…藤蔓也在同时间往後更深的地方塞进,寻找到隐密的凸起。
' `$ m0 h# S9 ]0 c( X3 {; r! n0 Z
3 s1 w% J4 q( B5 [3 v  而祐音已发洩过的稚嫩青芽,因为後方的刺激再次抬起了红肿的小头,吸引更多藤蔓缠上想在解放的青芽。
  T, Q0 K& _' ?
2 Y4 [7 N5 Y( n* p& o  a  「哈啊──不可以……啊…啊──」它们猛烈的不断套弄著…让前後方同时受到逗弄的祐音,哼吟不断…身体就将达到高潮。1 Y! z1 v' R( q# d$ ^4 w@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a" z6 S- V8 h5 B0 x@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将凶器埋在他体内的祐真,再想达到临界点的不断抽动的过程中…一面感受到狂热的内壁,一面被埋进的藤蔓故意地摩擦著敏感的凸起,受激的青芽就要激射出来了。1 z5 j! G0 \0 m! _; c0 S5 x@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r5 Z1 A  W& U- H% w% g% L4 X, L  很快的…他们两人的青芽一个涨大──3 i% S( ^! g: v8 V+ i' u@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9 \( V9 M/ P# i  「啊──」3 T; ]$ ^4 A' x* Q$ o. Z@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2 F: v- u/ t- X8 f@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伴随著祐音兴奋地高潮呐喊!猛烈的快意让他再一次激射出慾望,嫩同时间因高潮的快速缩收著。
) L& v3 u4 @$ ?; @- ] 7 Z! ]  _7 F: \% Q0 v$ G@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眼前一黑…祐音只感到一道热流射进的他的体内……之後的事他什麼都不知道了。6 Q5 H4 D6 ]# ?9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o: f. V4 _* b* q) d@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啊…小音你好棒啊……」祐真将昏过去的身子,爱怜的抱在怀裡,並抽出自己疲软的青芽,留下藤蔓。* H& n% q0 p4 v8 x# t5 W@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k8 [( w5 O4 c@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你…你还不出去……」虽然前方已经解放,可是後凸刺的藤蔓仍是执意没有离去。
$ G  R* m1 M  O% r4 y * W6 u0 E3 R" t#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我捨不得走啊……这甜人的液体……真是令人想一嚐再嚐啊!』
" U- q1 b' I  O9 {$ M( w% l 9 q' B' B6 t# Z0 M@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埋在祐音嫩中的藤蔓,发出咕嚕的声音,开始吸著祐真留在温热间的液体。而祐音激射在他哥哥腹上的液体,也正被藤蔓吸取著。
) x- c% o; k' U& _4 h. s1 X 6 b/ O* N1 D0 Z! d/ X@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呵呵….我也想再嚐一次小音……」看著虚软地躺在他怀裡的祐音,他不禁邪媚的笑出声。/ r7 p7 j+ T1 {9 M5 X2 H@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1 {# d) P, s& y! ~' f  小音…小小的好紧啊!这麼小却还是有感觉,小小的粉色青芽轻易地就被他含在嘴裡,而他的小只有他们进入过……属於他们专属的。
8 N6 b! M" W% j6 Z6 o# e+ T" |
) @, S$ J; }" Q( j* o  『可是他昏过去了……醒来的他…会肯吗?』
0 N' ^& H" `- x' R  Q: {2 v ; N: J/ ~6 i7 `9 {+ O& o% c4 c@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藤蔓将他们放到了草地上,让他们休息,但仍未抽出中的藤蔓。
2 j1 ^, j! a7 O; x8 } ! l; M$ ^& X" L# A@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会的……他的身体已经告诉我答案了!」1 V! G. k, c3 [1 K@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2 j8 X; B% n" d)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他很舒服……
喜欢帅兔就请多向周围的好基友推荐帅兔喔,帅兔社区网址https://www.shuaito.com

新人升级请去完成【新手任务】,缺少同币去学习【同币获取方法汇总】,同时注意不要违反【社区规则】;

更多问题,请查看【社区常见问题 F.A.Q.】;如果你觉着这里还不错,请将论坛推荐给更多的朋友。

 楼主| 发表于 2021-8-11 14:41:11 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每到一个帖子就粘贴这句话,十五天就到了11级”......我彻底恍然大悟,吧主再也不用担心我的经验了!!!假如你每天签到拿4经验,18级300000/4=75000天,如果从1岁开始签到,那100 年=36500天,你差不多要活200年保持每天签到(谁知道200年后尼玛还有没有签到这玩意), 如果你每天再水4经验,时间减半,但考虑现实,你不可能再活100年,取50年吧,你就要每天水16经验,可能你是个勤快的人,每天水32经验,那就需要25年!!!再如果你是个大水怪,每天水64经验,那就只要12.5年!!!还如果你个心急的人,每天水128经验,你只要6.25年!!!!假如你已经急不可耐了,每天水256经验,那你碉堡了,只要3.125年!!!当然,你会觉得3年还是太远了,每天你闲的蛋疼,忙忙碌碌的水512经验,碉堡了, 你只需要1.5625年,只比1年半多一点!!!什么!!你还不满意?那你觉得你可能一天水1024经验吗,可能吗?可能吗??可能!!!据说回复100字或者一百字以上可以得到11~30经验,真的很棒......那么,按照队形,点击复制,把我的话复制一片,拿经验
喜欢帅兔就请多向周围的好基友推荐帅兔喔,帅兔社区网址https://www.shuaito.com

新人升级请去完成【新手任务】,缺少同币去学习【同币获取方法汇总】,同时注意不要违反【社区规则】;

更多问题,请查看【社区常见问题 F.A.Q.】;如果你觉着这里还不错,请将论坛推荐给更多的朋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8 00:46:43 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每天看帖无数基本不回,后来发现自己真的好傻,好多比我晚注册的经验都比我高了,于是我开始打下这段话并复制到记本里,每天回帖的时候粘贴一次,顺便帮楼主把帖子顶上去,凑够十五字长经验升级,遇到火的帖子我还能占个前排,沉了还感觉是我弄沉得,遇到好人还能给我个粉,真是稳赚不赔- i0 \4 V% l% v( U1 r@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喜欢帅兔就请多向周围的好基友推荐帅兔喔,帅兔社区网址https://www.shuaito.com

新人升级请去完成【新手任务】,缺少同币去学习【同币获取方法汇总】,同时注意不要违反【社区规则】;

更多问题,请查看【社区常见问题 F.A.Q.】;如果你觉着这里还不错,请将论坛推荐给更多的朋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2 09:16:00 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每到一个帖子就粘贴这句话,十五天就到了11级”......我彻底恍然大悟,吧主再也不用担心我的经验了!!!假如你每天签到拿4经验,18级300000/4=75000天,如果从1岁开始签到,那100 年=36500天,你差不多要活200年保持每天签到(谁知道200年后尼玛还有没有签到这玩意)
喜欢帅兔就请多向周围的好基友推荐帅兔喔,帅兔社区网址https://www.shuaito.com

新人升级请去完成【新手任务】,缺少同币去学习【同币获取方法汇总】,同时注意不要违反【社区规则】;

更多问题,请查看【社区常见问题 F.A.Q.】;如果你觉着这里还不错,请将论坛推荐给更多的朋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22 23:01:57 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每到一个帖子就粘贴这句话,十五天就到了11级”......我彻底恍然大悟,吧主再也不用担心我的经验了!!!假如你每天签到拿4经验,18级300000/4=75000天,如果从1岁开始签到,那100 年=36500天,你差不多要活200年保持每天签到(谁知道200年后尼玛还有没有签到这玩意), 如果你每天再水4经验,时间减半,但考虑现实,你不可能再活100年,取50年吧,你就要每天水16经验,可能你是个勤快的人,每天水32经验,那就需要25年!!!再如果你是个大水怪,每天水64经验,那就只要12.5年!!!还如果你个心急的人,每天水128经验,你只要6.25年!!!!假如你已经急不可耐了,每天水256经验,那你碉堡了,只要3.125年!!!当然,你会觉得3年还是太远了,每天你闲的蛋疼,忙忙碌碌的水512经验,碉堡了, 你只需要1.5625年,只比1年半多一点!!!什么!!你还不满意?那你觉得你可能一天水1024经验吗,可能吗?可能吗??可能!!!据说回复100字或者一百字以上可以得到11~30经验,真的很棒......那么,按照队形,点击复制,把我的话复制一片,拿经验
喜欢帅兔就请多向周围的好基友推荐帅兔喔,帅兔社区网址https://www.shuaito.com

新人升级请去完成【新手任务】,缺少同币去学习【同币获取方法汇总】,同时注意不要违反【社区规则】;

更多问题,请查看【社区常见问题 F.A.Q.】;如果你觉着这里还不错,请将论坛推荐给更多的朋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帅兔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