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48|回复: 0
收起左侧

[校园文学] 大学里的体育生性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8-23 12:05:18 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帅兔

×
爱是做出来的,性是虐出来的。
. n. r' J. z) I8 w# I& J' g2 B  s& `& D@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高,重口味,,舔脚,圣水,多人,筋肉,体育生,人形犬调教……3 n0 x, C! X5 v0 y$ W@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s+ R( A: K; ]4 E" R! x性欲为主,爱欲为辅,不纠结、不磨叽,无处女情结、一零情结。* O0 s' U  F! R$ O8 @( m5 i% }% s@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6 O1 L7 R4 d% k! r@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第1章:海边的青春幻想6 P9 }5 Z, \$ f' V! x@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y, s5 D3 v7 M5 Y; X: J2 o4 x临海市三面临海,是一座年轻的城市,与相毗邻的省会、千年古城安州相比,仅仅算得上一个初生的婴儿。这里缺少历史底蕴、人文风气;然而,临海市同样具有其他城市无法媲美的朝气和冲劲。城市的东面有一座举世闻名的大学城,城内包含近十所顶尖综合性大学,全国最优秀的大学也在此处设立了研究院分院。其中,以海蓝大学最为出名。. w' Y( P8 i$ w3 N@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Z6 k" c8 g% R, n海蓝大学的中央是一座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达90层,站在楼顶可远眺太平洋,景色实为壮观。除了最下面的30层提供给海蓝大学使用外,剩余的楼层便组成了海洋集团——临海市商业王座的拥有者、亦是海蓝大学的创办者。# J. y+ x' o! i- [1 W& u@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6 w# o+ g' g; z7 p* b2 K  i  K作为全国质量最高的综合性学府和全国最好的私立高等院校,海蓝大学从一开始便与众不同。在这里,全体师生都为男性,学校还将体能锻炼课程纳入考核极其严格的必修课。然而,不知是何种原因,至今为止从来不存在没有通过这种课程考核的学生。
& F9 e- B7 p$ r/ ]$ n4 K/ Z* N( z" z$ O' I$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自然,将一群身强体壮、正处于20岁左右这种如饥似渴的年龄的一群年轻男人关在一起,自然也就会发生许多勾起人性趣的故事了。看看校园内走动的学生们,炽热的阳光将他们的皮肤熏烤成诱人的小麦色和古铜色、热带湿润又炎热的气候扒下他们身上厚重而碍事的衣服,各式各样的短衣短裤在这里随处可见,露出了学生们矫健的四肢。稍微将手抬起,便展露出青筋暴露的手臂,还有粗壮得堪称“麒麟臂”的三头肌;有的学生更是嫌衬衫碍事,仅仅随意地扣上一两个扣子,强健的胸肌、深邃的乳沟、还有那小腹上排列整齐的六或八块腹肌,在被海风吹拂着的衣衫下若隐若现,更是让人想肆意啃咬一番。不知道当初立下“不得在公共场合裸露肉体”这一规矩的前辈是否想过:欲盖弥彰比开门见山更令人浮想联翩、口干舌燥;亦或这条规定的本意就是这样?谁知道呢。
$ e: u% e9 O% P( C& [/ d
' x  G+ {( `% ^, A/ ]2 z5 p噢,对了,还有他们的下半身。强壮的大腿肌肉从极短的短裤中露出来,如同两根擎天柱撑起了这一具具诱人的肉体;再往下看,肌理分明的小腿,上面还有一些属于爷们儿的汗毛,汗水在上面留下一条条痕迹、在阳光的照映下显得十分诱人。再加上一双双宽大的脚掌,踩着人字拖,将脚印印在沙滩上、印在学校的地砖上、印在所有人的幻想之中。3 E/ V* p: {( B( U% b. G8 Q@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h6 T2 F' A5 j# [* z. G" G不要误会,我并非跳过了他们腿间的那几两肉,而是将好东西留到最后分享、或者说幻想。因为前面提到的那条莫名其妙的规定——是的,莫名其妙,雄壮的身躯正是应该展现出来的,这条规定实在是不近人情。所以没办法,我们无法看到他们那一根根雄壮的男性特征。不过请发挥想象,在那不足一毫米厚的布料下是何等壮观的场景。是光秃秃的青龙,还是茂密的热带雨林?是初出茅庐的粉嫩浅色,还是久经沙场的黝黑?其实若仔细一看,我们就能发现他们的阴茎一直处于半勃起的状态,在裤子上撑出如绵延不绝的山脉般的痕迹。走过去,蹲下身,肯定能从他们的裤管中窥见光润饱满的龟头,甚至还有被有些偏硬的布料摩擦出的一滴滴粘稠的液体。你想怎么做?是跪在他们身前舔舐爷们儿的肉棒,好让他们对着你的骚穴一捅到底;还是将他们按倒在地,用你那更加粗壮的龙根征服这些肌肉雄兽,如公狗交配一般随意操弄?
/ G3 N7 V( X2 t) L
7 e8 `( L/ m" E7 N, n. P# U我们的主角,卫烁,作为今年新生的一员,走入了这个欲望之地,他的未来如何?谁将被他征服,或者是把他征服?
- |; G5 \  Z/ ~) V0 O5 t: [% L% j
6 q4 C- t0 E6 @) r别急,好戏即将上演。
0 q1 l9 u/ E* k8 |: a- ~3 z/ R3 n/ `" m8 i@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第2章:开学礼物
0 H* o9 Q# X; J) h& F6 r- W; ~5 g) I5 O2 R%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卫烁来自西北内陆坐落在黄河边上的一座小城,这赋予了他普通城市青年不具有的稳重和刚毅。出到临海市的卫烁充满着好奇,不是没有到过大城市,而是第一次看见大海令他十分高兴,也许每一个男孩都曾有过征服大海的梦想。,
; Z% ~  y2 K  Y- l: F* z) L$ F( c. I7 Q1 m/ a9 f$ d@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为了熟悉新环境,卫烁在开学前三天就到了学校,手中拖着一个轻便小巧的行李箱,看着眼前无数和他同样年龄、身材同样健壮的年轻男人,卫烁想着当晚就能融入其中,不由自主地提高了走路的速度。
8 Q# E; V5 F. W1 o9 l" O: e6 I$ i/ U  b, d% R, h@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操!真他妈爽!”; b. x# ~+ o1 I2 z% `0 v  ~! U@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T9 x8 j2 W5 v$ N, W/ c* P' G*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你……给老子轻……轻点!”! S$ t. l$ `. z' y@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F& ]# |" {: }( W正经过一个位置偏僻却造型精美小木屋,卫烁突然听到从屋中传出一阵男人的粗口,却不是骂人,而是体现出明显的迫不及待、或者说欲火焚身。卫烁不由得心头一紧,一股不能被忽视的热流传向下腹,自然地放慢了脚步、装作不知情般缓慢地从木屋门口走过,两眼不断地朝声音源头的方向扫过,似乎是在寻找一个能让人偷窥屋内的缝隙,但可惜的是,唯一一个能看见屋中情况的窗户却被一层薄薄的窗帘挡住了视线。面对这种情况,卫烁不由得有些烦躁,一股子邪火在心头乱窜。1 u0 N8 M0 n( D& k8 _( v@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i: O) t! ^3 n) u4 j" W“喂!瞅什么呢?”卫烁被这突如其来的问话打断了思绪,不知是谁,这语气中带着戏谑和调笑。卫烁转过身,却突然心头一凛,竟然是一个如此诱人的男子:明显超过自己这一米八的身高,一头张狂而浓密的卷发,俊朗的面部还有两条刀疤、却令此人更添许多霸气,薄唇间叼着一根烟,锐利的目光朝着卫烁打量。" v2 Y) J- \9 d  b4 w@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J7 g, p1 n  U) Q; h0 F@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怎么?被老子迷得不会说话了?”见卫烁没有反应,男子上前两步,笑容更是轻狂。0 ?- p# N" s& l( V& {$ ]/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3 b9 U0 T0 f# [( f7 e* f@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这更是让卫烁血脉喷张:随着男子的走进,两者间的身高差距愈发明显,卫烁的眼睛正好对上了对方性感的锁骨,锁骨下两片硕大的胸肌将黑色汗衫撑得快要炸开,两点激凸的乳头更是明显地顶在上面。* x( \" x* E/ W, A6 B" y& }8 Q@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 W' \) b% Y) c不过这一次卫烁没有再被对方迷得忘乎所以,随后回道:“我瞅哪儿关你屁事儿?”眉毛嚣张地上扬,毫不示弱地直视对方的双眼,言辞虽然不客气,但是其中却没有什么挑衅的意味、更多是见到同类的激动,“你才是迷上我了吧?不然这满大街的人,怎么就你来搭讪?”0 n% S; }+ I# I" G7 Z@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Y9 I  f5 M, ^8 u3 F7 @" r“操!小鬼,大言不惭!”对方闻言并没有被轻薄的怒气,而是一阵惊喜。实际上,对于这样的男人而言,相比那种堪称娘炮的扭捏、他们更喜欢和自己同样的张狂,因为这样的对手更能引起自己的性趣。是的,对手,等待着征服或者被征服的同类。$ ]* y3 f; b4 [5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o7 q) r$ @2 B@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新生?今天不是开学日啊?”
+ C; a( G% P% R3 d% E2 e. e3 y$ l@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嗯,提前几天到,想熟悉一下环境。”,,+ o: g) \2 r( d/ v( L@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y* y1 |5 ]1 @- r* B5 Z6 j%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找到宿舍没?要不要帮忙?”
  J8 i4 T. o* E' v+ [+ K6 i8 J+ u7 q, u* ~%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那感情好啊,学校太大,都快绕晕了。”说着,卫烁从口袋中掏出一张折叠好的纸,上面记载了学校安排的学生信息和住宿信息。因为天气的缘故,这张纸早已被卫烁的汗水湿透了,他也就不好意思拿给对方看。  _  p& X6 j! W: t$ g8 F-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0 j* M6 ^" q0 v/ v' H8 R. c@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我看看。”似乎看出了卫烁的小忐忑,男子毫不在意地拿过信息表,“卫烁?原来你小子就是我的新室友。”,,
9 k6 O. q+ h# u0 L
% Q6 D7 E; ~. M/ E2 q“哈?”卫烁露出一副呆愣的模样。大街上随便遇到个人就是自己同学,还是同寝室的是有?这几率可以去买彩票了。,
2 t; o4 h; M3 J! K
7 W# w! n. X4 w" v2 i# A“哈什么哈,17栋812室。你看是不是?”男子说着,也从自己口袋中拿出自己的学生证递给卫烁,果不其然是同寝室的室友。,
% Q8 i3 o9 _+ v& F6 L; g9 g$ Y  W5 c" n: A& L. H+ `& v@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那真是巧了。孙炜程学长,初次见面,我是卫烁。”卫烁欣喜地伸出手。; E& l, S! ]0 R@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B' G. @6 I: U! a/ }“学长个屁!叫程哥!”孙炜程并没有和对方握手,而是用手掌揉了揉卫烁的脑袋,把打理得十分整齐的头发弄得一团乱,“把自己弄得规规矩矩的,说话还这么文绉绉,刚才色迷迷地看着老子的气势哪儿去了?”
( i) ^/ ^$ k5 S, v/ G3 g0 S( M9 X3 J8 U# u@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嘿嘿,这不都念大学了嘛,总归要文明一些。”卫烁说着,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这是他放松时的惯有动作。+ S8 k# ]( m' j) V% X' B@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D: w6 B# U5 \9 N! k9 B! p@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得了吧,裹着羊皮也改变不了你那狼崽子的野性。”孙炜程笑着回道。# _- A. e' U8 K' Z7 h2 N@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6 Z; v+ _5 y6 m. C“哈哈,也是。”卫烁大笑,这是他来到这个城市后的第一次放松。在从老家出发之前,父亲可是千叮万嘱地要他注意自己的仪态,按他父亲的话说,这念大学出来的都叫文化人,可不能像以前一样吊儿郎当的。
* m+ i& T0 \0 p) `7 o  X9 |  h9 T- s@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行了,赶紧去宿舍吧,这会儿太阳越来越辣了。”孙炜程看看表,已经十点钟了,便不再多说,给卫烁指了一条去宿舍最近的路,“回去挑个空床位,把东西放好,等会儿中午哥带你去吃饭。”
8 [2 \( F4 l% R- J' \7 s7 S# m/ {- X2 G  b+ D/ O% t/ M4 y: F0 }' [8 n@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嗯,多谢程哥!”说着拿回自己的信息表,和对方道了别便离开了。9 M5 L5 _/ Q2 f# L@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Q; w* E6 r$ d/ k6 E1 w/ z“还有,寝室里面有个东西,就当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礼物,别被吓到了啊!”孙炜程对着卫烁的背影喊道,也不管对方听没听懂,转过背朝反方向离开。在没人注意的时候,把刚才拿信息表的手指放在鼻子前闻了闻,随后又伸出舌头舔了几下,品尝着卫烁残留下来的汗味。5 s7 _: C1 i2 A1 x%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8 x* u+ T# \, D- K2 e6 ]& z) r@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看来,今年的新生质量不错。”孙炜程语气兴奋地嘀咕着,却在一棵大树后转了个弯,走到了刚才那栋小木屋的背面,看着半掩着的铁门,听着门缝中传出的阵阵呻吟,孙炜程揉了揉胯下半硬的肉棒,一脸邪笑地推开门走进去。
+ r6 E5 t+ C+ V9 \( Y# U
  C& F, m& G& Y门内自然是一片春光,地上放着几个大号的橡胶垫,垫子上三具健壮的肉体正在进行激烈的活塞运动,连成串的三人脸上写满了饥渴和淫荡,浑身早已被汗水湿透、混着肉棒和肉穴连接处冒出来的淫水缓缓流下,在垫子表面集成了一片。
' U1 t6 R  o( J) Y& ]: g* }; T( l% {3 V; S@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你们三个骚货,都他妈叫破天了,差点有一个新生被你们勾引进来。”孙炜程一边撕扯开自己的衣服,一边说道。) T( N6 k  g! k2 t- Y8 a@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8 F  O; }+ M: A/ ?" `+ w- x@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别以为老子没看见,你这公狗刚才肯定拿你那对大奶子去诱惑那小鬼,也不看看你奶头上是什么玩意儿。”火车车尾的男生回冲了孙炜程一句,说罢还啐了口唾沫到他脸上,一脸的渴求,“妈的,快来操老子屁眼儿,都他妈痒死了,这两条狗就知道甩着鸡巴被操。”,,8 R6 K* g5 x/ e. C1 h7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T. B7 S& I. v$ a@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啊……龙队,快用大屌操我,别慢下来……”夹在中间的男生似乎是不满龙队被孙炜程分去了注意力,导致操逼不用心,于是一边缩紧屁眼夹住龙队的鸡巴,一边满口淫荡地求操。1 y3 z5 d5 Z* F' l" W. u@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V9 J' Q& H3 P2 {/ |- |. L* l4 n@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嗯!操!你小子行啊,老子这就满足你。”龙队顿时感觉前面的肉穴一紧,恨不得和对方连在一起才好,随后便毫不迟疑地继续猛操起来,立刻换来前面两个爷们的放声大叫。说着,扭头看向后面的孙炜程,对方正在舔食着自己的唾液,然后道,“大炜,别……别鸡巴干看着,赶快用你那跟巨屌给老子捅捅!”
2 X" G2 H2 I" I3 `+ x, }6 [3 X% A. }6 _: H% h2 X9 N) A$ z0 H$ S@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孙炜程一言不发地舔完对方的口水,随后脱掉自己的裤子,这才看清刚才龙队说的玩意儿:在孙炜程硕大的胸肌上,一对乳环装饰着黑色的乳头,乳环用一根铁链穿在一起,而铁链的下端则与屌环连在一起。银色的金属环紧箍着孙炜程的大屌,让本来就傲人的阳具更加挺立。受到眼前活春宫的刺激,孙炜程的鸡巴正上下跳动,带动着前头冒出的些许淫液。随后,孙炜程毫不迟疑地走了过去,立刻双膝跪地,如同野狗吃水一样舔着地上的那一大摊液体,然后转头仰面舔上了鸡巴与骚逼的结合处。+ U1 Z* y3 w; i3 T; W5 f" A@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R& ~+ S" X1 N' d% c% U7 p0 o+ S“操!大炜还是这么会舔!啊!好爽!阿狼你快点继续操我,把我屁眼里面的汁榨出来给大炜喝!”火车头的男生被孙炜程的舌头玩弄的极其舒服,一改刚才的闷声闷气,大声放荡地提着要求。  J5 q% G! B3 J@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7 I7 R1 b' I8 K9 N“你这烂逼,偏要别人舔着屁眼儿才肯叫!看老子今天不操烂你!”夹在中间的阿狼有些郁闷——妈的,翔子这骚逼,老子刚才操这么久都不见他吭两声,被大炜这逼狗舔了几下就这么骚。想着,阿狼带着些许怒气更加猛烈地操干起来。/ Q) ?* l6 g& Z) P) n@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M; j: e9 p& M5 t2 U/ z/ [1 O下面的额孙炜程丝毫不在意两人因为操穴而大量溅出的淫水,反而很享受这些带着骚味的东西溅到自己俊美的脸上。突然,孙炜程感觉自己胸前一痛,赫然是最后方的龙队正在扯自己的铁链,而自己的鸡巴也正在被龙队的大脚踩着。,
; G5 N/ Q$ `% x( J6 m. d& }6 S$ O8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大炜,老子让你来操老子屁眼儿,你缩在那两骚逼的胯下算个屁。”满眼露着危险的气息,踩着孙炜程雄根的脚来回碾压,换来对方几声低沉的淫叫。% u. m( b5 D9 a; s" l@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3 b& q* `: Q* ]" i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龙队,你又不是不知道,大炜这公狗就喜欢呆在爷们儿的胯下,这才显得出他作为狗的习性!”中间的阿狼笑着说。,* v9 t/ K5 C: p( h6 U! A& C: f@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U0 m9 s$ k* ]( [1 V@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操,老子想搜集点淫水给你那狗逼润滑,真他妈不识好歹。”孙炜程笑着爬起来,正打算凑过去舔龙队的屁眼,“我操!你这逼还润滑个屁,这水流的比前面那两逼货多得多了!”说着用自己满是茧子的手在洞口摩擦了两下。
. W2 I1 g, u) P  }; Y( b5 u# Z# x! n: |/ |- A5 q$ s! g) B, X@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你别……操……别磨……”龙队可能被冷漠后穴太久,被孙炜程随便碰几下就开始淫叫起来,“啊!真他妈爽!大炜,还是你这狗鸡巴够劲!”男人做爱可不懂得怜香惜玉,更何况是这些身强体健的爷们儿。相反,如强奸一般一枪入洞恐怕才更加适合他们。
; ^8 B* \+ x% O- k) r0 L! N4 ^/ O5 _* l+ T! b@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龙队长,你这……这逼有几天没被操了?真他妈的紧!”孙炜程顿时感觉自己的狗屌被一个温暖紧致的洞口包裹住,再也不复刚才冷漠邪魅的样子,浑身充满了情欲。+ X9 j0 X' R2 h, I) W/ h@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8 T+ Z# U0 ~# I) }( z/ X“一……一周了
喜欢帅兔就请多向周围的好基友推荐帅兔喔,帅兔社区网址https://www.shuaito.com

新人升级请去完成【新手任务】,缺少同币去学习【同币获取方法汇总】,同时注意不要违反【社区规则】;

更多问题,请查看【社区常见问题 F.A.Q.】;如果你觉着这里还不错,请将论坛推荐给更多的朋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帅兔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