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40|回复: 1
收起左侧

[另类文学] 少爷的家奴(精编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7-9 09:25:21 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帅兔

x
一切完毕后,少爷坐在了床上,我赶紧跪过去伺候,我刚跪在少爷面前,少爷的脚突然就踩在我的脸上,一股臭臭的脚汗味袭来,虽然很臭但我突然觉得能闻到少爷的脚臭味也是我的福气,多闻几口甚至觉得少爷脚臭味没那么让人抗拒。“给本少爷闻闻, 臭不臭?”少爷的脚贴在我嘴上鼻子上,我只能支支吾吾的说到 :“不臭,少爷的脚一点都不臭。” “哈哈哈!”少爷得意的一阵狂笑,“放屁!本少爷这几天根本就没洗脚,怎么可能不臭?你在给我仔细的闻!”说着少爷一脚踏在我脸上,我连忙讨饶道,“少爷饶命啊,少爷饶命,奴才崇拜少爷,崇拜少爷的一切,所以少爷脚的味道对奴才来说就是香味!”“是吗?”少爷问道。我赶忙用嘴鼻在少爷脚掌和脚趾缝深处大口大口地吸着少爷脚丫的气味,少爷脚趾缝里厚重的臭味被我吸进肺腑,不知怎的,仔细闻少爷脚的味道的时候下体居然隐隐有了反应,少爷感受到来自他脚趾缝的阵阵凉气,痒痒的并不断在我嘴鼻前搓弄脚趾,少爷看着我这么喜欢他脚丫的味道十分开心,拿开了脚,指着昨晚睡前脱下来散落在床边的袜子,对我命令道:“小狗子,爬过去把本少爷的袜子叼过来。”少爷刚起床,还有起床气这时候忤逆他的命令就是在找死,我怕少爷发火,不敢怠慢,赶紧爬过去叼在嘴里,叼在嘴里后只觉嘴巴鼻子里都是袜子上残留的臭味,下体又隐隐硬了起来,我管不了那么多就赶紧叼回少爷脚边讨好少爷,少爷看我叼袜子的样子哈哈大笑,并用脚趾夹着我的鼻子说道:“小狗子真像一条狗一样。”我叼着少爷的袜子没法开口说话,只能使劲点头,少爷袜子在我脸上拍着,我口鼻前的臭味越来越重了。少爷把脚伸到我的面前,我赶忙帮少爷穿好了袜子,刚伸手取来少爷的练功鞋放到少爷脚边,少爷突然一脚将我的头踩进他的练功鞋里,我口鼻被踩进鞋里只好支支吾吾的求饶,少爷说到:“小狗子,本少爷的鞋你以后只能用你的狗嘴叼,听到了吗?”说着少爷使劲踩了踩我的头,“来来,小狗子,闻闻本少爷的鞋里是什么味道?臭不臭啊?”,我赶忙回答道:“不臭,少爷鞋里的味道奴才也喜欢闻。”“嗯,好,小狗子,出来吧”,说着少爷松开了我。接着少爷让我叼着他的拖鞋背朝着他跪向门口,我刚转过身来,少爷一脚踢在我的屁股上,我立马趴在了地上,嘴里叼着的拖鞋也掉了下来。少爷砰的从床上跳下来,一屁股坐在我的背上,两脚呈自然八字放在我脸两侧踩着我的头说:“小狗子,除了在本少爷面前只能跪着或者爬行外,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坐骑,我会把你当马骑,我想到哪都会骑着你,知道了吗,啊?”说着少爷用脚使劲碾了碾我的头。我一下子懵掉了,少爷虽然在同年龄的孩子中算矮的,可是因为习武的原因,足足八十斤。“怎么,你不愿意?”少爷一脚踢在我的脸上,“少爷饶命啊,奴才,奴才怎么能不愿意呢,奴才刚才是高兴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废话少说,叼着本少爷的拖鞋,赶紧起来。”我叼着少爷的拖鞋使了好大劲才挺起了身体,少爷稳坐在我的背上,手拉着我的衣领, 可能是因为我比少爷大一岁,个头也比他大一些,少爷骑在我背上两脚自然下垂的时候也才刚刚碰到地面,所以少爷骑在我身上就像骑真的马一样。 “小狗子,还楞着干什么?快点,驾,驾!”少爷拍着我的屁股吼到。我赶紧爬起来,驮着少爷,还没爬几步,少爷突然收起双腿顺着我的肩膀放到我的脖子下面,脚丫自然就放在我的嘴鼻下面。
: H( P. \  F" a% j; m% |* C7 A7 G5 j: h* k4 H@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e4 S3 s% W. z+ X$ g% w6 V0 ~2 u@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6 o  P2 C+ w. @0 T; K
" {; S6 m2 ]+ K我就这样叼着少爷的拖鞋驮着少爷小心翼翼的爬到了练功房。少爷家的练功房三面是镜子,不是镜子的那面放着躺椅和茶几,那是供少爷和他爸爸练功之余休息喝茶的,墙上还挂着武器,地上放着一些认不出来的武术器材。我驮着少爷爬到了练功房的中间,少爷勒令我停下,我赶紧停下趴在原地,我已经累得大汗淋漓,膝盖也隐隐吃痛,可少爷仍然稳稳的坐在我背上,我慢慢的抬起头看到镜子中的少爷简直就像个将军,而他胯下的我就是他的坐骑,虽然此刻我屈辱地在少爷胯下被少爷当马骑,可我居然有点兴奋,觉得少爷天生就是做人上人的,臣服于少爷,被少爷奴役是理所当然的,想到这里JB居然硬了起来。少爷慢慢的收起双腿,站了起来,我赶紧识趣的把头慢慢的从少爷的胯下移出来。少爷扎起了马步开始练拳了,而我就把叼在嘴里的拖鞋放在地上,然后爬到躺椅旁边跪着等着少爷练完了服侍少爷。少爷不愧是好身手,一下子就练了三遍沈家祖传的拳法。半个多小时后,少爷练完了,径直走到我的面前, “小狗子,把本少爷的宝剑拿来!”原来少爷要练剑了,我赶紧爬到后面墙上取来挂在墙上的宝剑,给少爷呈上。这个时候少爷走到练功房的角落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件类似于马鞍的东西,但是要比普通的要小些,结实又精致,上面还绣着龙,有着脚蹬。 “小狗子,你看这个是什么?” “奴才愚钝,不知道这个?” “蠢货,这个就是为你配的马鞍,哈哈!”说完少爷就给我鞍上,固定住后松紧还可以调节。原来自少爷的太爷爷那时候起少爷家就家奴成群,家里面的小少爷从小也练拳习武,但是在 14 岁之前是不用上真马练习马上的剑术的,取而代之的就是骑着家奴练,这个马鞍就是少爷的爷爷小时候用的,一直留到现在。少爷在我背上装上马鞍后,一个大跨就骑到我背上,两只脚踩着马镫,双腿向外呈大八字,一派爷们的感觉,特别是呈现在三面的镜子中,帅呆了,接着少爷命令我绕着练功房爬,他稳稳得坐在我的背上练着剑术,时而命令我快跑,时而站在马蹬上面,我累得满头大汗。就在我第三次爬到躺椅边时,少爷勒令我停下,从我身上跳下来就在躺椅上面躺下,我赶紧爬到少爷面前双手过头递上茶水,毛巾,少爷摆了摆手说道: “小狗子,本少爷的腿有点累,给我捶捶!” “奴才遵命!” 说着我放下茶水毛巾就爬到少爷的正面,少爷坐在躺椅上,两腿呈八字张着,还没等我趴好,就把他的龙足架在我的肩上,我小心翼翼的给少爷捶腿,少爷微微闭着眼,一副很不屑的表情看着我。 “小狗子。” “奴才在。” “本少爷的脚有点闷的慌,你给我脱了,换上拖鞋。” 我赶忙用嘴叼来了少爷的拖鞋,放到少爷的脚边,刚伸手捧起少爷的脚,少爷却将我一脚踢开。 “谁让你用手了,用你的狗嘴给我脱鞋!“ “是!”$ w6 |  K2 K! a( {% x+ P$ O@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0 `/ a6 R6 N2 A5 ]- W1 F. m
9 B$ q: \+ h7 {- h6 I: i$ p  z1 [
9 O/ N4 w+ F7 [5 m2 P
5 M3 H% ]+ `* F  {, g4 {9 c! l' @# k6 M+ a" C, d* s0 D6 o@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2 k5 |5 A0 {* f3 ?% _@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少爷坐在躺椅上,翘着二郎腿,我慢慢的用嘴咬开少爷翘起来的那只鞋的鞋带,用牙齿咬着鞋子的鞋跟一点点的帮少爷脱掉了鞋子。少爷刚打完一套拳所以汗味很重,可此时少爷的脚臭相比之前来说多了很强的催情荷尔蒙味道,我情不自禁使劲吸了好几口,下体开始充血变硬,逐渐在少爷脚的味道下迷失沉沦,少爷发现我在吸他的脚的味道,用一种极为鄙视却带着调戏的语气说:“小狗子,本少爷的脚很香是吗?喜欢闻臭脚,你说你是不是天生贱狗啊?!”说着少爷用他的脚掌拍着我的脸,我被少爷说的一下子脸红了,赶忙头伏在少爷脚边回答道:“ 少爷,奴才,奴才……”我支支吾吾不知该说什么,由于是夏天穿的少,我下体变硬的样子少爷似乎也有所发觉,这时候少爷把脚伸到我的嘴前晃动着,我看了看眼前少爷黑底的白袜脚,吞了吞口水,微张着嘴巴渴望的说道:“奴才,奴才崇拜少爷,想舔少爷的脚,用舌头给少爷脚按摩,求少爷让奴才舔。”说完后我像狗一样伸出舌头乞求少爷,少爷兴奋地说:“你想舔本少爷的脚?!哈哈,你个狗奴才,没想到你这么贱,来,小狗子,舔吧,本少爷的脚就得用你的狗嘴按摩!”我赶忙屈辱的捧着少爷一只脚张嘴用舌头舔少爷的脚底,少爷刚打完拳,脚出了好多的汗,少爷白袜的袜底都成了黑的了,舔上去咸咸涩涩的,少爷笑着问我:“怎么样?什么味啊?好闻吗?本少爷的袜子可是4天没有洗过了,我最不愿意洗袜子的,小狗子你要用你的狗嘴给我舔干净了!” “是!”我跪在地上捧着少爷的白袜脚沉浸在舔脚的兴奋中,不知道过了多久,只看见少爷袜底的黑色一点点变成白色了,接着少爷让我把他袜子脱了,我就用牙齿咬住少爷小腿上的袜子口,然后一点一点用嘴把少爷的袜子脱了下来,脱下袜子,我看到少爷白胖的脚丫,脚趾圆润可爱,脚趾甲饱满诱人,正是我喜爱的类型,还看到少爷脚趾缝里黑色的脚泥和他脚趾甲里黑色的脏东西,看来少爷确实好几天没有洗脚了。少爷脚丫在我面前晃动,命令道:“小狗子,舔啊,等什么呢?本少爷的脚就是要让你的狗嘴来给我洗的!”。我兴奋地伸出舌头给少爷舔脚,这是我第一次给少爷舔脚丫,比较生疏,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很兴奋,下体又直挺挺的硬了起来。我认真地舔着少爷的脚趾,脚趾缝,然后把少爷的脚趾整个含在嘴里吮吸,少爷脚丫上的黑色脚泥被我的舌头舔了下来化在我的口水里,咸咸的还有类似于沙子一样的感觉,我不敢吐出来都吞进肚子里了。少爷很享受地闭上了眼睛,还时不时哼着小曲,抖一抖脚掌,动一动脚趾,而我就狼狈的跟着少爷脚的位置,舌头充分伸出卖力的舔,少爷看着我认真的舔他的脚很开心地说:“好了,终于找到了个能用嘴给我洗脚的贱奴,我的脚以后就不用我洗了,哈哈。”我专注的舔着少爷的脚,享受给少爷舔脚的下贱感觉,不一会少爷的脚被我舔的湿哒哒的,我又主动用嘴给少爷的脚吹气,等少爷的脚晾干了,就把已经舔完的脚搭在我的肩上,我就捧起少爷另一只脚舔,两只脚都舔完了,我就伺候少爷穿上袜子。刚穿好少爷就站起身来,我赶紧用嘴叼来少爷的拖鞋,少爷把脚伸了进去,穿好拖鞋后,少爷双腿微微张开,我连忙从少爷的屁股后面爬到他胯下,少爷一屁股坐到马鞍上,少爷把腿盘了起来,穿着拖鞋的龙足就贴在我的嘴前,我还能隐隐闻到少爷袜子上淡淡的臭味。“少爷,您要去哪边啊?” “我命令你到哪边就到哪边,听我的命令!”少爷坐在我身上说道。
+ \2 Q4 J- X. L9 F6 I: ?. I- M  R: e( V8 Q- A% j4 n) h: q@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g- }$ V( R+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0 ^3 s9 a& J  ?( B0 P! F" U@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7 \/ a# @1 |' I8 B! s% B7 `6 n@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慢慢的我驮着少爷爬到了客厅,就在这个时候大门突然有人开门的声音。完了,有人要回来了,我连忙想从少爷的胯下挣扎出来。而少爷突然夹紧了大腿,稳稳的坐在我背上,丝毫不想让我挣脱。门开了,进来的果然是少爷的爸爸。他一进门看到此情景,先是一愣,然后立马好奇地问道: “龙儿,你在干什么,怎么欺负同学?” “爸爸,不是的。他是自愿求着我的要做我的奴才,他说还要来我们家做家奴呢。您以前不是说解放前我们沈家也家奴成群吗,想让他们干嘛就干嘛的,儿子现在想收这个家奴,也算光宗耀祖吧,说明我们沈家就是做人上人的。”说着少爷从我的背上下来踢了我一脚:“去,向我爸说清楚你是不是自愿的?”我被少爷爸爸威严的霸气吓得浑身发抖,被少爷踢了一脚才缓过神来,赶忙跪在地上低着头脸涨得通红的说道:“叔叔,我是心肝情愿的做沈家的家奴的,请您收下我吧!”,“叔叔,叔叔是你叫得吗,叫老爷, 你不想活了?”说着少爷一脚将我踢到老爷的脚边,“还不伺候老爷脱鞋!”我慌忙的拿着小凳子放到老爷的屁股后面,然后爬到老爷面前,头伏在脚边不停地发抖,“请老爷上座,奴才伺候您脱鞋!“ 少爷爸爸先是一愣,然后就一屁股坐到小板凳上,用脚尖勾起了我的头,我赶紧讨好的喊道:“老爷!”, “有意思,叫我老爷,想不到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 愿意做奴才,我到要看看你怎么伺候本老爷的。” “爸爸,他说不定就是原来咱们家以前的家奴投的胎,是老天让他来伺候我们的呢。” “嗯,说不定啊,哈哈!”
) d" v, j$ b4 T8 l* Z1 ~  X- z. q# r#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M% H, s" R% E& S) u9 n) {  m+ u@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 e+ w& ~; Q9 B4 |$ {5 C/ A5 h: ^4 K9 ~6 o. y0 f: U6 u; i@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我跪在老爷脚边,捧起老爷一只脚,用嘴咬开老爷穿的运动鞋的鞋带,咬住鞋舌松开老爷的鞋面,然后用牙啃着老爷的鞋跟慢慢给老爷脱下了鞋子,一股跟少爷脚臭不一样很浓烈的酸臭味扑面而来,其实只是靠近老爷的鞋袜我就闻到了臭味,脱了鞋后突然一下子闻到这么浓烈的臭味我竟然有点窒息,仔细闻闻,发现老爷的脚臭没有少爷的吸引我,我闻少爷脚丫的味道的时候会不由自主的兴奋,下体会很快起反应,而老爷的脚臭味不会让我那么快就兴奋,不过老爷威严的霸气让我屈服,他越虐待我,我就觉得越屈辱越兴奋,下体也会硬起来。此时我不顾老爷的脚臭用嘴把老爷的鞋都脱了下来,然后一只一只的叼到鞋架上,又叼来老爷的拖鞋,放在地上,老爷把脚伸进去站了起来,坐在沙发上,我赶紧跪趴到老爷脚边,低着头看着老爷黑底的白袜脚,老爷像看一条狗一样轻蔑地看了看脚边的我,动动脚趾脱掉拖鞋翘起二郎腿用脚抬起了我的头问道:“叫什么名字啊?“ “回老爷的话,小狗子!” “老爷用脚掌拍了拍我的脸说, ”嗯,小狗子,你要做我们家的家奴,可不是开玩笑的,你父母知道吗?”老爷袜子上的汗液粘在我的脸上,湿答答的,我不敢擦去,赶忙讨好的回答道:“回老爷,小狗子现在无父无母,无家可归,只求老爷少爷能收留小狗子,做沈家的家奴,哪怕是一条狗也是奴才三生有幸。”老爷问:“做家奴你都会些什么?我们沈家的家奴也不是好当的。”我感觉我已经被老爷的脚臭味包围了, “回老爷,奴才就是老爷少爷脚下的一条狗,老爷少爷的坐骑,老爷少爷在家里面不用走路,骑着奴才就可以了。奴才可以舔老爷少爷的脚,用舌头帮老爷少爷洗脚.还可以用舌头帮老爷少爷洗袜子,洗鞋子,奴才的舌头天生就是为老爷少爷的脚准备的,奴才会听从老爷少爷的一切命令,让老爷少爷开心。”' G+ R; M; b# Y( ]  f@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7 C& y5 E9 F2 V+ N3 J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z: V# ~, j( q3 b  Y9 P,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6 x8 v8 P. q7 i$ H& m  ^
+ _# G' v  D% O' `7 M, ]- i0 i/ S5 [- \0 Z" `, p8 e@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 K, ^  c* N% V9 y@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爸爸,他真会给我舔脚呢,他最喜欢我的脚了,我以后练功后都让他给我舔脚,以后就我不用洗脚啦。”“小狗子,你喜欢舔脚?!龙儿,你太爷爷原来有个家奴也爱舔脚,那时候我从来不洗脚都是让他舔,他也爱舔我的脚,我不让他舔他还跪着求我,现在想起来都过了好多年了,原来真的还有人天生喜欢别人臭脚丫子的,别人闻我的脚臭味躲都来不及,小狗子居然喜欢舔脚,不错,小狗子你说不定真是我沈家家奴投的胎,来来,把本老爷的袜子脱了,感受感受本老爷的脚味,好久没人舔我的脚了!”说着老爷把翘起来悬空的那只脚伸向我的嘴边,我用嘴把老爷脚上的袜子脱下,然后叼在嘴里刚想爬到门口放到鞋架上老爷的鞋里,老爷把我叫住,我赶忙跪在原地,嘴里叼着老爷的袜子,老爷袜子上湿浸浸的脚汗跟我的口水融合在一起,不一会我就尝出了老爷脚汗咸咸的味道,老爷看我这副贱样,就让我用他的脚掌扇自己耳光,老爷的命令我哪敢违抗,我顺从地捧着老爷的脚掌扇自己耳光,老爷脚掌上的脏东西都粘到了我的脸上,我不敢抹去,嘴里臭袜子的味道和老爷脚掌的味道混合在一起,我感觉此刻自己已经卑微到了极点,而我下体已经硬了好一会了,马眼的液体已经湿润了我的龟头,老爷脚掌每扇我一下,我下体就兴奋地抖一下,不知道扇了多少下,老爷让我停了下来,我把袜子叼到门口鞋架老爷的鞋里,放回去后我又爬回到老爷脚边,很自觉的探出脖子张嘴含住了老爷的大脚趾,老爷却一脚把我踹了出去:“小狗子,谁让你现在舔了,先过来闻,一直闻,我让你停才能停,狗怎么能不熟悉自己主人的味道,哈哈。”“是,老爷”,我赶忙屈辱地爬过去仔细用鼻子闻老爷的脚,用鼻尖拱着老爷的脚趾缝,把脚趾缝里最深层的味道吸入鼻子里,老爷的脚趾缝被我吸入的空气搞得凉飕飕的,老爷开始搓弄自己的脚趾,我只好跟着老爷的节奏不断探头嗅闻,更大更重的臭味散发出来,我有点窒息,过了好一会才缓过来,老爷说道:“本老爷的脚刚出了好多的汗!怎么样?什么味啊?好闻吗?本老爷从小就不爱洗脚,已经好几天没有洗脚了,我跟龙儿都懒得洗脚洗袜子,家里都是臭烘烘的脚臭味,这下好了,你的狗嘴有用了,就给我们洗脚洗袜子吧!”我回答道:“老爷少爷的脚一点也不臭,奴才崇拜老爷少爷,老爷少爷的脚再臭对于小狗子来说也是香的,小狗子的狗嘴只配给老爷少爷洗脚洗袜子。”说完老爷又把脚伸了过来:“小狗子,舔吧,本老爷赏你舔,不过以后舔本老爷的脚之前得先对着本老爷的脚磕头。”“是,老爷。”我趴在地上对着老爷的脚磕了一个头,接着把嘴伸过去给老爷舔脚,伸出舌头舔老爷的脚背,接着捧着老爷的脚伸舌头舔老爷的脚趾缝,老爷脚趾缝里的黑色脚泥一点一点被我吃进肚子里,然后充分伸出舌头舔老爷的脚掌,老爷脚掌上咸咸的脚汗被我舔了下来,老爷看我如此下贱,很开心,说:“好,真他妈贱,你这个家奴本老爷收下了。以后你的事情我们沈家负责,等你初中毕业本老爷帮你解除学籍,晚上我会让你签一个卖身契,以后你就是我沈氏武馆的私有财产了,我最后问你一次,你愿意签吗?如果你愿意你就永远成为我沈家的家奴了,我们的命令你都得绝对服从。”“奴才明白,奴才心甘情愿成为沈家的家奴,绝不反悔! ”此刻我已经兴奋得忘乎所以,不假思索地答应着老爷。“好,小狗子,既然你成了我沈家的家奴,以后你在家里就只能跪着或者像狗一样爬行,像狗一样吃饭排泄,但凡我们把脚伸到你的嘴边或者下命令让你舔脚你都得第一时间趴在我们脚下舔脚,除此之外,你目前的任务就是把门口鞋架里的鞋和袜子全部舔干净,听见了没?” “遵命,老爷!” 说着老爷把脚从我嘴边收回,站起身来从门口柜子里取出来一条铁链,像是农村栓狗的狗链,老爷厉声说道:“小狗子爬过来!为了让你更守规矩,老爷给你带上狗链,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沈家的一条狗了,听见了吗?”我忙爬到老爷脚边屈辱地回答到:“求老爷给小狗子带上狗链,从今天起小狗子就是沈家的一条狗!”,接着老爷给我带上了狗链,把脖子上锁上了项圈,锁上狗链的时候,我明显感觉我下体硬多了,马眼的液体已经浸湿了我的内裤,我有点兴奋微微地喘着粗气,正当我逐步适应脖子上冰凉的狗项圈的时候,老爷又拿来两个护膝,扔到我面前让我戴上,我坐在地上戴好后,跪起来发现膝盖一点也不硌得慌了,就对着老爷又磕了几个头,老爷把我牵到他脚边,我主动凑上去磕头,接着舔老爷的脚,我左右晃动努力舔着老爷的脚,还时不时趴下来贴紧地面伸舌头舔老爷的脚掌,老爷的脚臭味以及脖子上狗链清脆的金属声音则不断提醒着自己那卑贱的身份。
6 B/ f8 B7 Y( r% P
( [, \) _! I0 L' G4 A" Z8 n: t6 l+ b" U5 }0 {* u@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3 |7 H2 q. n: z( R) C3 e1 l
- X8 T  S2 x/ S9 t“爸爸,这不是小灰之前用过的狗链吗?”“是啊,儿子,怎么了?我想既然小狗子已经是咱们沈家的一条狗了,那么他用小灰的狗链不是正合适吗?”。少爷得意地说:“哈哈,是的, 爸爸。我看小狗子就很好玩,既然咱们家收了小狗子做家奴,我就不需要小灰了,不如今天就把小灰送走吧,把狗笼腾出来给小狗子。”老爷说:“好吧,既然你不想要小灰了,那待会我就让人把它送走。”接着老爷把他的脚从我嘴里拿出来,一脚把我踢到了少爷脚边厉声说道:“小狗子,既然你接替小灰成为我们家的狗,那你难道不该去跟小灰交接一下吗?”我赶忙头伏在地上回答道:“是,老爷。”接着我跪在少爷面前,捧着狗链举过头顶交给少爷,少爷拿着狗链牵着我在客厅里走着,我在少爷脚后跟着,我眼前只能看到少爷的脚后跟和垂在地上的狗链,狗链在地上哩哩啦啦地摩擦着,此刻我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沉沦在少爷的脚下,简直比少爷脚下的泥土还要卑微,想到这里我既兴奋又害怕。突然少爷停下了,张开裤裆,我赶忙顺从地从少爷裆下钻过,少爷加紧了双腿,并顺势骑到我身上牵着我脖子上的狗链。原来沈金龙还养着一条狗,名叫小灰,是一条雪白的萨摩耶。少爷骑着我到了书房,我抬头看见里面墙角放着一个不锈钢制的狗笼,里面有一条狗正在睡觉,听见动静它醒了过来, 看见少爷它似乎很兴奋,还叫了两声,随即有点焦躁地在笼子里徘徊,少爷站了起来,打开了狗笼,那狗呲溜一下就窜出来了。少爷看着我指着狗笼说道:“小狗子,小灰走了之后,这个狗笼就是你的了,喜欢吗?”以后我就要住狗笼了吗?想到这里,虽然心有不甘,但我也只好认命了。我屈辱地回答道:“喜欢,少爷。”“喜欢还不赶紧进去感受一下新家的感觉。”说着少爷踢了踢我的屁股,我顺从地爬进了我面前的狗笼,由于是真正的狗笼,因此我钻进去之后发现里面空间并不宽裕,幸亏那狗已经是比较大的成年犬了,不然这个狗笼我都进不去。我爬进去之后,少爷把狗笼的门锁上了,还把我的狗链锁在狗笼的铁栏杆上,狗笼栏杆之间的空隙还是挺大的,不过想出去是不可能的,整个狗笼只有一个开孔,原来是为小灰喂食用的,出口处还放了一个狗饭盒,少爷命令我把头从那个开孔处伸出来,我把头伸了出去。接着少爷掏出自己的小鸡鸡,朝饭盒里撒了一泡尿, 碰到狗饭盒的尿液溅到了我的脸上,我不敢擦去。那狗爬过来闻了闻就躲开了,少爷看我还在犹豫,十分不开心,说道:“小狗子,还等什么,本少爷赏你的,还不赶紧尝尝!”“啊, 少爷,奴才,奴才。” “怎么?你敢不听话?告诉你吧,我爷爷小时候有个小家奴惹了他生气,结果被罚做我爷爷的痰盂一年,就是这一年只能吃我爷爷拉的屎,只能喝我爷爷尿的尿,结果不到半年就死了。家奴就是本家的私有财产,主人可以随意处置,小狗子,你懂吗?”说着少爷用脚踩了踩我的头,“啊,少爷饶命,奴才懂,奴才这就遵命。” 说着我闻了闻面前这碗少爷腥臊的龙尿,忍着呕吐感,用舌头学着狗喝水的样子,一点一点把碗里的尿液全部喝进肚子了。此刻我觉得自己已经不像个人了。我喝完了少爷的尿,接着少爷坐在了狗笼旁边的一把椅子上,把一只脚上的袜子脱了下来,扔到了狗笼里,不知怎地,我很自觉地爬过去闻少爷袜子的味道,就像狗本能的去闻地上的东西一样。少爷看我主动闻他袜子的味道,很得意地问我:“小狗子, 本少爷袜子的味道怎么样?”我回答道:“很好闻,奴才喜欢闻少爷脚丫的味道。”“哦,是吗?来,再仔细闻闻。”说着少爷把脱下袜子的那只脚伸进了狗笼,并搭在了狗笼横着的栏杆上。我屈辱地把口鼻朝少爷脚丫凑了过去,少爷脚丫的味道带有强烈的霸气和让我兴奋的荷尔蒙味道。我沉沦了,不自主地开始舔舐少爷的脚丫,少爷赶忙把脚从我嘴里抽出来,踢了我一脚,生气的说道:“小狗子,你狗嘴里都是尿骚味也敢舔本少爷的龙足?你不要命了?”我赶忙趴在狗笼里不停的磕头,说:“奴才太崇拜少爷了,不自觉地就被少爷龙足的味道吸引过去,忍不住就想舔,奴才这就漱口。”接着我用舌头使劲舔着自己的嘴,争取把尿骚味都吞进肚子里,然后又凑过去闻少爷的脚。少爷看我如此崇拜他的脚丫,心里十分高兴,就说:“舔吧,本少爷赏你舔。”接着少爷躺在椅子的靠背上哼着小曲,享受我的服务。过了一会儿,少爷让我给他吹干脚丫穿上袜子,随后把脚拿了出来,站在笼子外头命令道:“小狗子,从今天起,除了晚上你睡在本少爷床下边外, 只要我和老爷不需要你伺候,你就得待在这个狗笼子里,一会儿我会叫人把狗笼放到门口鞋架旁, 以后每天我和老爷会在你狗笼里放我们的内裤,袜子和鞋子,你都要在笼子里用你的狗嘴把它们洗干净,听见了吗?”。“是,少爷,奴才遵命。”我知道我距离一条真正的狗越来越近了, 可我却并不反感,甚至比之前更兴奋了,此时的我下体一直处于兴奋的状态。接着少爷把我牵出来,让我陪他写作业。过了一会儿,几个人进来把狗笼抬到了门口鞋架边上。不一会老爷又回武馆了。% M  l& e  _3 v1 ]; s: t* f@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t2 O9 r4 G) y7 b% ]3 g+ B. V* K' @9 Y+ ?& q0 U&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c5 E& d) f6 e4 ]. O7 C. m@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a& K( F9 \! Y+ ~, `8 n@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到了中午,老爷让餐馆送饭到家里,我就得伺候着少爷吃饭。少爷把他上午穿的袜子脱了下来扔进了狗笼里,用狗链把我栓在餐厅的椅子腿上,然后穿着人字拖哼着小曲坐在椅子上吃饭。我趴在少爷脚边,少爷双脚交叉在我眼前晃动,趴得太近我还能闻到少爷脚丫和人字拖上残留的味道,我克制不住自己的欲望,没等少爷的命令凑过去张嘴给少爷舔脚,少爷先是一愣,接着用脚趾夹着我的舌头,玩弄我的嘴,我支支吾吾地求饶,少爷脚趾松开了我的舌头,重新将脚丫伸进人字拖上,我奴性大发地主动将舌头伸进少爷的脚底,任少爷用脚揉搓踩踏,少爷人字拖上残存的脚汗和污垢被我一点一点舔进嘴里,少爷乐得哈哈笑,很开心还时不时扔些东西到地上让我舔食,或者用脚趾夹着让我舔。等少爷吃完,我用口鼻给少爷吹干脚丫和脚趾缝,然后少爷起身把他的剩饭和漱口水倒到了狗笼开口处的狗饭盒里,那是之前小灰用过的狗饭盒,然后少爷解开狗链牵着我到狗笼边上,对我说:“小狗子,以后你就在狗笼里吃饭,像狗一样趴着吃,这个狗饭盒现在属于你了,以后不管这个盆子里有什么都要吃得干干净净不许剩下,知道了吗?”“知道了,少爷。” 临走前少爷还往狗饭盒里吐了一口痰,然后少爷就去客厅看电视了,我被拴在狗笼里,一个人像狗一样默默舔食少爷恩赐的剩饭。 等我吃完后,少爷解开我的狗链,我驮着少爷来到少爷的卧室,我跪在少爷床边伺候少爷睡午觉,狗链拴在少爷的床角。午休后,少爷要出门去沈氏武馆教小孩子练武,原来暑假的时候沈氏武馆也开了少年儿童班,每天下午三点,就由少爷来做教练。我赶紧伺候少爷穿上新的袜子鞋子,驮着少爷来了门口,少爷骑在我背上命令到:“小狗子,好好看家,在我回来之前你把放在狗笼里老爷和我的袜子鞋子全部洗了,用你的狗嘴,听到了吗。“ “奴才遵命!“ 说着少爷把我栓到了狗笼里,我就像一条看门狗一样,跪趴在沈家门口的狗笼子里屈辱地用嘴给少爷老爷洗鞋子,因为是第一次洗,特别慢,嘴里都是沙子和脏东西,我不敢吐出来,忍着吞下去了,我还用嘴把老爷和少爷的鞋垫抽了出来,然后用口水一点一点浸湿,一点一点吃进嘴里咀嚼,把里面残留的老爷少爷的脚汗咽进肚子里,太臭了好几次我都差点吐出来,又怕被老爷少爷发现,就硬生生压下去了。( `5 {- i  M# m@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0 p! a1 \5 r1 `, G" k3 u+ t
! S% P" Z3 [- y$ E) ~4 T# Q
4 a& g7 A& W' m# c8 M; D7 }/ b) r7 O! d@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不知过了多久,少爷回来了,看到我还在狗笼里用舌头舔他的运动鞋很开心就把手里拿着的一个鸡腿扔在狗饭盒里,我赶忙磕头谢恩,接着少爷把狗链从狗笼上解开,牵着我到他的脚边,他坐在狗笼旁边的椅子上,我赶忙用嘴叼来少爷的拖鞋,用嘴解开少爷的鞋带给少爷换上拖鞋,少爷的脚一下午捂在鞋子里,味道比早上大多了,我不顾少爷的脚臭用嘴巴脱掉了少爷的袜子,叼着少爷的袜子放到了狗笼里,没等我给少爷舔脚,少爷就坐到沙发上,两脚交叉搭在沙发扶手上,在我面前一抖一抖的,我赶忙凑过去用嘴把少爷拖鞋脱下来,刚张嘴想舔少爷的脚掌,少爷却命令我像上午闻老爷脚一样闻他的脚,直到他说停,我凑上去闻着少爷脚丫上催情的脚臭味,从脚趾缝到脚后跟我都贪婪地闻着,下体已经硬到极限,我微微喘着粗气,少爷看我这副贱样,很不屑地抖抖脚,命令我舔脚,我赶忙用舌头舔少爷的脚底和脚趾缝,然后把少爷脚掌和脚趾缝黑黑的泥垢都舔下来吞到肚子里,少爷的脚呼呼冒着热气咸咸涩涩的,舔了二十分钟后少爷让我停下,我就趴在原地做少爷的脚垫,我看眼前是少爷的拖鞋,就主动舔少爷的拖鞋,少爷也不管我就踩着我看电视玩手机。没过多久少爷让我伺候他穿上了拖鞋,少爷骑在我的背上,我驮着少爷来到了书房,少爷开始学习了,这时候钟点工来家里给少爷做饭,我就趴在少爷书桌下面给他当脚垫,少爷拿来一本很破旧的书让我看,书上面记录着少爷太爷爷和爷爷他们训奴的日记,是当时他们命令某个家奴写的,感叹着他们悲惨的命运的同时我下体居然硬了起来,我想我应该是享受这样低贱身份的,想到这里不由认定自己或许真是沈家家奴投胎而来的。这样胡思乱想不知过了多久,钟点工做完饭走了,少爷也写完作业,就问我书看得怎么样?我从桌子下面爬出来跪在少爷面前回答道:“少爷,小狗子就是沈家老祖宗的家奴投的胎,小狗子天生就是伺候老爷少爷的沈家家奴!”说完就趴在少爷脚边等着,少爷很开心地说道:“好,果然是本少爷的好狗奴。”说着用脚掌踩了踩我的头,接着我就驮着少爷到餐厅伺候少爷吃晚饭,晚饭后少爷牵着我到了客厅,骑在我背上看电视,少爷想放屁了,就把屁股对着我的鼻子放,我几乎把少爷屁都吸进自己的肺里,然后告诉少爷屁的味道,少爷放完了就照旧骑在我背上然后把脚伸进我嘴里用脚趾夹住我的舌头玩,还时不时扔到地上一些吃的让我爬过去在地上舔食,还把酸奶倒在自己脚上让我舔干净脚上的酸奶。看完电视后少爷兴致大发的拿来一套马缰套在我的头上,把口塞塞进我嘴里,我支支吾吾没办法说话了,然后少爷牵着勒在头上的缰绳开始训练骑术,拉住缰绳就让我停住,用双腿夹腰背就让我开始爬,拍屁股就让我加快速度,扯着缰绳左右转向,在客厅里爬来爬去,少爷家客厅就有150多平,这么大的场地供少爷玩的不亦乐乎,可我就惨了,好不容易少爷玩腻了取下了马缰和口塞就牵着我到浴室,准备洗澡了。少爷解开了我的狗链和马鞍,我也摘掉了我膝盖上的护膝,然后一起放到少爷床边,准备好少爷换洗的衣服,然后爬到浴室里给少爷放好温水,跪在浴缸旁边,等少爷来到浴室后,我就伺候少爷脱掉衣服,叼少爷的拖鞋到门口,然后跪回到浴缸边,少爷踩着我的背跨进浴缸,我也赶紧脱掉衣服放到门口,跪在浴缸旁边伺候少爷泡澡。这是我第一次在少爷面前裸着, 其实今天在老爷给我套上狗链的时候我的JB就有反应了,后来给用我的狗嘴少爷洗袜子, 喝少爷龙尿的时候我的JB就已经硬了,并且每次看到少爷脚丫或者被少爷虐待的时候我的JB都会变硬,一种隐隐的快感就会从心底袭来。这时候我的JB在少爷面前已经扬起来了,少爷虽然单纯但生理卫生课的知识也了解一些,他知道我有点兴奋,就从浴缸里走出来,坐在浴缸边上,让我跪直身子,我顺从地跪直身子下体的样子在少爷面前暴露无遗,少爷将一只脚搭在的肩上命令我将他的脚捧起来,我捧着少爷的脚,下体扬起的更厉害了,少爷命令我给他舔脚,我的舌头被少爷的脚深深的吸引着,慢慢探去,从脚跟到脚趾,从脚趾缝到脚掌被我的舌头慢慢的掠过,就连脚趾缝和脚掌上的垢物我也无所顾忌地舔食干净,这时少爷用另一只脚的脚趾夹着我勃起的下体并在我龟头附近上下撸动,我身体像过电一样打了一个颤,少爷看到我的反应问我:“小狗子,心甘情愿做本少爷的狗吗?”我点点头回答: “奴才心甘情愿成为少爷的狗。”说话间我下体又硬了一些。少爷很高兴,用脚掌碾着我变硬的下体,虽然含着少爷的脚趾,我还是发出了阵阵呻吟声,这时少爷突然用力踹了我的JB,我吃痛地弯下腰,告饶道:“奴才知错,请少爷饶命。”少爷说:“你还知道错了,给我做狗看把你爽的,你是来享福的还是当奴才的?”我赶忙回道:“饶命啊,少爷,我就是少爷脚下的一条狗,伺候少爷就是奴才的福分。”少爷哈哈笑了起来说道:“记住,你是我们沈家的一条狗,我跟老爷没舒服之前,你没资格舒服,知道吗?”说着少爷把脚撤了回来,踩着我的肩膀跳进了浴缸里继续洗澡,我仍旧跪在浴缸外伺候。
) d% u4 D3 ]! U! z  `; w6 Z. T$ U$ o& S: R+ l6 P! x@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F8 @9 p! e+ W) n7 \% K@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8 }) x) y5 v. ]7 v! M; t
5 i% f8 x- ^0 r晚上洗完澡,少爷将我的狗链绑在床头,我就裸着跪趴在床边伺候少爷睡觉,从床头柜里拿出少爷的金镯子,戴到少爷的脚腕上,这是少爷睡觉的时候戴的脚镯。接着少爷躺在床上拿出游戏机玩,把脚伸出床外晃动了一下脚,命令道:“小狗子,把本少爷的脚趾甲剪了。”我赶忙取来指甲刀,认真为少爷剪脚趾甲,少爷的脚丫好看,能为少爷剪脚趾甲我觉得太幸福了,剪下来的趾甲我默默含在嘴里咀嚼,然后咽进肚子里。剪完后我主动乖乖给少爷舔脚,少爷也没说话,身子往枕头里面挤了挤,继续玩游戏,这时候除了少爷的龙足我看不到少爷身体的其他部位,在我看来此时我整个世界就只有面前的脚丫,少爷脚趾我挨个含在嘴里吮吸,舌头伸进每个脚趾缝里,认认真真的舔着,可惜少爷的脚经过我这么长时间的舔舐,已经没什么味道了,不过还是有淡淡的脚香传进我的鼻子,然后舔脚掌,脚背,脚踝,每个地方我都尽心的舔到,发现少爷脚后跟有一些死皮,我就奴性大发的用牙齿一点一点把少爷脚后跟的死皮刮下来吃进肚子里。过了一会,少爷一屁股坐到床边,拽着我脖子上的狗链,一下把我拉到他的面前,然后解开了自己的内裤,露出了微微勃起的JB,说道:“小狗子,本少爷JB有点痒,你过来含着!”赶紧跪过去把少爷的JB含在嘴里,少爷的JB又热又软,我用舌头给它做清洁,用舌头一点一点地剥开少爷的包皮,少爷的龟头一点一点暴露在我的嘴里,随后我乖巧地用舌头裹着少爷的龟头,少爷坐在床边舒服地呻吟着。 我比少爷大一些懂事也早一些,自然知道少爷这时候的需求。少爷龟头里有挺多包皮垢的,含在嘴里腥臭味很浓,龟头上挂着挺多乳白色的板块,空气中弥漫着腥臭味道,我顾不得这些脏东西顺从地舔着少爷的鸡鸡,当着少爷的面将这些包皮垢吞在肚里。少爷很满意,让我继续给他舔。我开始学着给少爷口交,这是我给少爷第一次口交,少爷显得很兴奋,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了,我感觉少爷的鸡鸡在我的嘴里胀大的很厉害,又硬又长,龟头已经顶到了我的喉咙,我无法正常呼吸口水鼻涕都被呛出来了,少爷不管我这些,主动在我口里本能地抽插活动了起来,频率越来越快,一会儿后少爷一声吼叫在我的嘴里射出了人生第一股精液,少爷看着我嘴里的精液让我吞进去,我忍着腥臭把少爷的初精吞进肚中。射精之后,少爷已经有些疲惫了,我赶紧将少爷JB上残留的精液舔干净,伺候少爷睡觉。, ^; D/ \( O1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z* A% N  y+ u( y& W- d" o; l- B@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_) W6 X9 E2 D! V3 E5 B@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9 Q/ }* J: t: ]4 x. d$ K4 ^
1 ?' j- Q: t! \- O0 W- S等少爷睡着了,老爷回来了,就把我的狗链从少爷床头解开,牵着我到了客厅,解开我脖子上的狗链,接着老爷将我反手绑在身后,然后拿来一张卖身契坐在沙发上,我裸跪在老爷面前,下体已经有点硬了,老爷将卖身契扔在我面前说道:“这就对了,你见过哪条狗穿着衣服的?小狗子,你跟狗最大的区别就是你能听懂人话,本老爷也允许你说人话,你知道吗?“说着老爷用脚扒拉着我的JB,我JB又硬了点,我屈辱地回答:“是,老爷!”接着老爷命令我大声诵读卖身契以及附在后面的家规,念着自己今后沦为沈家贱狗的卑贱样子,下体就扬了起来,老爷看我这副贱样,拿来印泥剥开我的龟头,把印泥涂在我的龟头然后印在卖身契上,就算是我签了卖身契了。接着老爷用印泥在我脸上写下了贱狗两个字,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来老爷背后放着一个摄像头,镜头正冲着老爷脚下的我,我想已经把我之前签卖身契的样子都拍下来了,这时老爷翘起二郎腿,对我说道:“卖身契已签,小狗子,从现在起你就成了我沈家一条贱狗了,来,把老爷的袜子脱了。”# A% u( |! u4 C  s+ A@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6 K/ M) r5 A; Y. R* C* U  [3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E5 g( j: D* X: p( ~; W; E* @  l0 `@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5 \8 c6 x  [" E@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我赶忙跪着挪动身体弯腰用嘴脱掉老爷的袜子,我发觉老爷比少爷更懂得如何在心理上虐待我,这样的姿势让我觉得自己特别卑微,下体一直保持兴奋。老爷刚从外面回来脚臭味还是很重的,我叼着老爷的袜子刚准备放下,老爷就用脚趾把他的袜子塞进了我的嘴里,老爷又命令我在不吐出这只袜子的基础上用嘴脱掉他另一只袜子,我赶紧使劲将老爷的袜子咽进嘴巴深处,张嘴脱掉老爷另一只袜子,脱掉后又塞进自己的嘴里,袜子塞满了我的嘴,然后老爷让我不许吐出来,然后老爷拿来了宽胶带将我的嘴巴封上,又用眼罩蒙住我的眼睛,眼前突然一片黑暗,我很害怕却期待着老爷对我施虐,这时老爷拿来一个沉甸甸的D型卸扣,虽然不大但很沉,像是用铅做的,卸扣箍在了我的狗蛋上,下体传来一阵沉闷的痛感,接着老爷用脚踢我的下体,下体被卸扣来回荡着扯动,痛中还带点快感,我呼吸变得急促,这样被老爷虐待我居然非常兴奋,很快马眼流出了液体,老爷看到后哈哈大笑,接着释放了我的双手,让我自己扇自己耳光直到他说停,我就自己扇自己耳光,扇耳光的时候,我嘴里都是老爷袜子上的脚臭味道,下体还伴随着卸扣的撕扯,我感觉自己卑微到了极点却异常兴奋,卸扣不但没能让我的JB下坠,我的下体反而一抖一抖的勃起,看的老爷又乐得哈哈笑,不知道扇了多少下,老爷把我嘴上的胶带撕了下来,取下我的眼罩,我来不及适应光亮,老爷就让我把他的袜子叼放到狗笼里回来舔他的脚,我爬回来后捧着老爷的脚开始舔老爷的脚,我下体敏感又兴奋,我不自觉的双腿充分张开,渴望老爷的虐待,老爷用他另一只脚的脚趾拨弄着我变硬的狗JB,说道:“狗JB又硬了,小狗子,签了卖身契以后你就不再是没人要的野狗了,是不是?”,我边舔脚边回答道:“是,老爷。” 老爷看了看我,把脚从我嘴里取出,走进卧室从房间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带着假阴茎的狗尾巴,那是老爷晚上刚从成人用品店专门给我买的小号狗尾巴,老爷说既然做了沈家的狗就要像个狗的样子,接着老爷让我趴在地上撅起屁股,他取来扩肛油润滑我的PI‘YAN,戴上狗尾巴的时候只觉得PI‘YAN紧紧的有点疼,疼中还有点奇怪的快感,老爷帮我戴上狗尾巴之后,就用皮带扣把狗尾巴跟我平时戴着的马鞍和狗蛋上的D型卸扣连接在一起,这样狗尾巴就不会掉下来了,平时除了排泄外狗尾巴就一直戴在我身上。这时候我已经兴奋到极点,马眼的液体已经拉着丝垂了下来。老爷用脚拨拉我的JB,问我:“想射出来?”我不住地磕头求老爷让自己射出来。老爷又让我扇自己耳光,直到他说停,我疯狂地扇着自己耳光,正扇着老爷回房间拿来一个小号的贞操锁说道:“小狗子,你见过哪条狗能打飞机的?本老爷命令你以后不准打飞机,想释放得求本老爷赏赐,今天是你第一天做狗,本老爷对你的考验才刚刚开始!”,接着老爷用脚使劲揣我的下体,抽出自己的皮带使劲抽我的身体,我受不住疼痛,激情和欲望很快就被打没了,JB也渐渐软了下来,老爷抓住机会给我戴上了贞操锁,戴上后贞操锁扣狗蛋的地方除了卸扣还加挂了一个金属铃铛,每当我爬行的时候铃铛就会响,还没等我适应下体的异样的感觉,老爷在我的屁股上用马克笔写下“沈家贱狗”四个字,看到屁股上的字,我的下体又硬了起来,不过戴上贞操锁硬不起来,这样欲罢不能的感觉太刺激了,我想在我释放前会一直处于这样兴奋的状态。老爷给我戴好后回到沙发坐了下来,翘起二郎腿,我领会老爷的意思顺从地爬过去对着老爷的脚磕了一个头,接着张嘴含住老爷的脚趾,认真为老爷舔脚,老爷开心地点点头,舔脚的瞬间下体已经硬到极限却被贞操锁牢牢锁住,卸扣的重量却一直拉扯我的下体,真是好刺激,我十分享受着这样的折磨。而摄像机全程录下了我的贱样,我知道无论如何我也无法从老爷少爷脚下逃脱了。
0 Y% ^4 f: {9 w2 ^
; U9 k# c5 U5 x/ T+ u% \; \9 H% c) b% x! N# W' B@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7 d9 x) Q& V, n: r3 s@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h0 T! g. g: S( N4 ^1 Q6 A" j( j@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我跪着舔完老爷的脚,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我舔脚的时间里老爷就玩着手机,而身后的摄像头一直拍着我。老爷的脚被我舔的没有味道了,老爷就牵着我的狗链到了浴室,我就伺候老爷沐浴睡觉了。老爷睡前就让我爬回少爷床边,到了少爷床边我很自觉的把狗链拴在少爷的床脚,然后趴在少爷床边的毯子上睡觉,这样方便伺候少爷起夜,或是用嘴接少爷的尿或是给少爷倒水,等少爷继续睡了,我就得着手准备第二天早起伺候少爷起床洗漱。少爷爱睡懒觉,我都是把头伸进被子里,贴近少爷的脚用舔脚的方式叫醒少爷,少爷如果醒了就会一脚把我踢出去,而我就赶紧下来准备伺候。少爷起床后一般会坐在床边让我含住他的JB,然后尿到我嘴里,起初我还不习惯喝少爷的尿会洒出来,少爷就让我用杯子接尿然后慢慢喝,后来不知过了多久,少爷可以直接尿在我的嘴里了。" E1 F: ?! e; a@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2 w  Q4 Z& m6 ]老爷都是晚上才回来,所以每天只有晚上才能伺候老爷,一般老爷都不理我,就把自己的运动鞋和袜子扔到我的狗笼里,只有开心的时候才会按照他的心意调教我,强化我的狗奴行为。但是每天给他舔脚是必不可少的,见我一次就让我舔一次而且时间很长,他说习武之人更要注意保养脚,除了舔脚之外还让我学足疗按摩,为他和少爷服务,老爷比少爷更加霸气,因为舔脚或者按摩时间太长,他就让我跪着用嘴接他的尿,还不许我洒出来,稍有不满意就打我,在老爷面前我大气都不敢出。后来老爷也会让我跪着给他口交,我也心甘情愿为老爷服务,不过基本上老爷不在我嘴里射精,而是忍不住的时候用手打出来,然后让我趴在地上舔他的精液,在老爷心目中我就是长得像人的狗而已,在我嘴里射精他觉得很恶心,相比于少爷老爷更把我当狗看,我觉得自己在老爷面前更卑贱。' u1 Z2 b: G, A3 ?: ?; H@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 L+ o& L) Q# r6 l6 M0 p9 B5 _@本文发布于shuaito.com
暑假结束后,老爷派人去我家照顾我的奶奶,而我白天就在学校做少爷的跟班,伺候少爷上学,晚上就回沈家做沈家家奴,老爷少爷允许我周末回去看看奶奶。初中毕业后的那年暑假奶奶过世了,老爷少爷帮我为奶奶送了终,了结了我正式做狗之前最后的牵绊,此后白天少爷去上学,我上午就在狗笼里用嘴给老爷少爷洗鞋洗袜子,下午就去沈氏武馆帮忙,在老爷休息之余上前伺候,给老爷捶腿捏脚,在僻静处给老爷舔脚或用嘴接老爷的尿,回到沈家后就自觉脱光衣服全裸身体,除了任何时候都戴着的贞操锁和卸扣外,还戴上护膝、狗链、马鞍、铃铛等狗奴设备,有时候还得听令戴上马缰、口塞等属于我的马奴装备,等少爷放学回家伺候少爷,在沈家享受狗奴的身份。刚开始做沈家狗奴的时候,家里来钟点工打扫房间的时候我还会躲起来或者比较抗拒见他们,后来钟点工们也见怪不怪了,我也坦然接受了自己沈家贱狗的身份,老爷少爷也心安理得地享受我这个家奴的伺候。在老爷少爷脚臭、尿骚、贞操锁卸扣禁锢、肛门塞催化、马鞍折磨、狗链奴化和铃铛刺激下我比之前更贱了,奴性更强了。成了沈家狗之后,每次排泄都会屈辱地求老爷少爷,老爷少爷也变着法的调教折磨我,我在他们的调教下越来越接近一条真正的狗了,几乎已经丧失了所有做人的尊严,过了几个月后一个戴着贞操锁PI‘YAN里长了一根尾巴的彻头彻尾的沈家贱狗就诞生了。后来在老爷的调教和逼迫下我吃了他们的屎,后来老爷规定我每天晚饭都只吃他和少爷的屎,喝他和少爷的尿,其实一天下来他们的尿基本都被我喝了,他们的肛门也基本都是用我的舌头清洁的。过了两年,老爷为了增强我的奴性,也为了方便控制我,就做主请医生上门给我做了阉割手术,屁股上也用电烙铁烙下了沈家贱狗的字眼,之后的我更加顺从臣服,完全没有逆反的情绪,此时我已经完全沦为老爷少爷以及未来沈家所有家庭成员的家奴,狗奴,脚奴,马奴,厕奴,性奴和阉奴,完全沦为他们手中的玩物,成为永远的奴才,彻底失去了自我,可我享受着这个过程和结果,心甘情愿成为沈家的一条狗。
0 y: ?. o7 E! J( v& |1 L) l. D
喜欢帅兔就请多向周围的好基友推荐帅兔喔,帅兔社区网址https://www.shuaito.com

新人升级请去完成【新手任务】,缺少同币去学习【同币获取方法汇总】,同时注意不要违反【社区规则】;

更多问题,请查看【社区常见问题 F.A.Q.】;如果你觉着这里还不错,请将论坛推荐给更多的朋友。

发表于 2022-7-22 07:49:53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每到一个帖子就粘贴这句话,十五天就到了11级”......我彻底恍然大悟,吧主再也不用担心我的经验了!!!假如你每天签到拿4经验,18级300000/4=75000天,如果从1岁开始签到,那100 年=36500天,你差不多要活200年保持每天签到(谁知道200年后尼玛还有没有签到这玩意), 如果你每天再水4经验,时间减半,但考虑现实,你不可能再活100年,取50年吧,你就要每天水16经验,可能你是个勤快的人,每天水32经验,那就需要25年!!!再如果你是个大水怪,每天水64经验,那就只要12.5年!!!还如果你个心急的人,每天水128经验,你只要6.25年!!!!假如你已经急不可耐了,每天水256经验,那你碉堡了,只要3.125年!!!当然,你会觉得3年还是太远了,每天你闲的蛋疼,忙忙碌碌的水512经验,碉堡了, 你只需要1.5625年,只比1年半多一点!!!什么!!你还不满意?那你觉得你可能一天水1024经验吗,可能吗?可能吗??可能!!!据说回复100字或者一百字以上可以得到11~30经验,真的很棒......那么,按照队形,点击复制,把我的话复制一片,拿经验
喜欢帅兔就请多向周围的好基友推荐帅兔喔,帅兔社区网址https://www.shuaito.com

新人升级请去完成【新手任务】,缺少同币去学习【同币获取方法汇总】,同时注意不要违反【社区规则】;

更多问题,请查看【社区常见问题 F.A.Q.】;如果你觉着这里还不错,请将论坛推荐给更多的朋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帅兔

本版积分规则